缪一川:续写“点石成金”梦

2020-10-07 14:48:19 来源:浙江在线-浙江日报
摘要: “我不害怕失败,我们本来就是为了把不可能变为可能,才去尝试突破的。我的梦想是带着中国非遗'彩石镶嵌'走向世界。”


【工艺中国  人物专访】“我不害怕失败,我们本来就是为了把不可能变为可能,才去尝试突破的。我的梦想是带着中国非遗'彩石镶嵌'走向世界。”

“十一”假期,温州博山美术馆,游客络绎不绝。馆内,一件在水泥板上镶嵌彩石的作品引起了大家的关注。红色的花瓣闪耀出宝石的光泽,与粗犷的水泥材质形成鲜明对比。让非遗元素碰撞现代题材,实现这样跨界融合的人是非遗彩石镶嵌年轻的传承人缪一川。



在温州,彩石镶嵌这项有着400多年历史的技艺,被誉为“点石成金术”。这项技艺需要根据不同题材和色彩要求配石成图,市场价值极高,并入选第二批国家级非遗名录。然而,就像很多非物质文化遗产一样,彩石镶嵌技艺也面临着缺少年轻传承人、无法适应市场等问题。

名著《牧羊少年奇幻之旅》中提到:“只有一样东西令梦想无法成真,那就是担心失败。”缪一川的脑海里,时常会浮现起这句话。结束在海外16年的经商生涯回到温州,缪一川也是为了一个梦想——传承温州彩石镶嵌技艺,并将其发扬光大。他的追梦路,并不是一帆风顺,但是他的热情,从来没有熄灭。

电话那头,父亲琐碎的唠叨让他毅然回国

从2008年开始,已经出国十余年的缪一川发现,父亲缪成金的电话越来越频繁了。这位国家级非遗传承人每次打给儿子的电话,简短而琐碎——

“今天,最后一个徒弟也跟我说,想另谋出路。”电话这头,父亲淡淡地说;那头,缪一川已习以为常:年轻徒弟在老手艺里看不到前景,待不住也正常。

“已经大半年没有人上门看作品了,我今天把工作室又租出去了一大半,能减轻点压力。”电话这头,父亲的语气有些无奈;那头,缪一川有些于心不忍,默默在网上查阅起彩石镶嵌技艺和国内非遗传承的现状。

2008年6月的一通电话,父亲终于传来了一个好消息:“彩石镶嵌,入选第二批国家级非遗名录了!”缪一川也赶忙告诉父亲:“前些日子,西班牙当地著名画家马鲁艾看到了你的作品图片,他跟我说‘一定要保住这门技艺!’”缪成金听了很振奋,可想说的话到嘴边又戛然而止,缪一川在电话另一头也不再说话。再一次,父子俩在沉默中挂断了电话。

然而,马鲁艾的赞叹和父亲无声的请求,却久久盘旋在缪一川的脑海中——出国前,缪一川曾跟在父亲身边学习彩石镶嵌技艺整整8年,“如果不是我,还有谁能传承这项技艺呢?”缪一川越来越多地问自己。但是,要放弃自己打拼十多年创下的事业,又何其艰难。

一次与友人谈心时,对方的一句话,点醒了缪一川:“你现在的生意不会因为你发生改变,可彩石镶嵌呢?”缪一川终于有答案了:2013年,他毅然将西班牙的生意交给了跟随多年的团队,只身回到了位于温州老家的崇林斋彩石镶嵌工作室。

重振工作室,让这门技艺获得更多关注

缪一川至今记得,回国的那一天,父亲脸上欣喜的表情。然而,踌躇满志的缪一川却笑不出来。当时,国内工艺美术市场上,传统手艺已陆续被工业化生产所取代,最为独到的镶嵌技艺,甚至被一些企业工厂用胶水粘贴所取代。缪一川遍寻温州,竟然找不出超过5个能够完整掌握彩石镶嵌技艺的工匠。虽然背靠父亲这位国家级非遗传人,然而要想重振这门技艺,缪一川无异于白手起家。

缪一川做的第一件事,就是重振工作室,收回出租的工作室,并重新收徒。走进崇林斋彩石镶嵌工作室,三四名手工艺人正对石材进行切割、雕刻。缪一川为记者细数了彩石镶嵌的十八道工序:采石、切割、设计、木工……精工细作,一道都不能少。一个A3纸尺寸的佛像作品,需要至少6个月才能完成。

缪一川深知,要想发扬彩石镶嵌技艺,必须让这门技艺获得更多人的关注和认可。那段时间,他一方面利用在海外做互联网技术的积累制作“彩石镶嵌”网站,一面寻找新元素开发新产品,与此同时,又充分发挥温州商人“跑市场”的绝活。

一个人,一辆小货车,装满一车镶嵌了彩石的首饰盒、柜门、桌椅在全国各处跑展会。一开始往往会有人不解,几片普通的石料为什么那么贵?面对这些质疑,缪一川总是不厌其烦地介绍着彩石镶嵌的工艺工序,几次展出下来,彩石镶嵌在各地开始累积了一些名气,陆陆续续有客户上门了。缪一川说,现在,几千、上万的价格丝毫不会减弱寻宝者们的热情,工作室一年营业额达到了五六百万元。

打破固有思路,“奢侈品”走进寻常百姓家

缪一川一方面希望保持彩石镶嵌的工艺品地位,一方面又想融合现代消费审美,让这项非遗走入寻常大众人群中。

“不要担心失败。我们本来就是为了把不可能变为可能,才去尝试突破的。”缪一川带记者走进入他的办公室。不大的空间里,摆放着几幅与刚刚展厅里截然不同的作品。

一张正方形水泥板以不锈钢镶边,灰白的背景中留下大片空白,只有一朵梅花和几片掉落的花瓣泛起一片涟漪,花瓣在灯光照射下晶莹剔透。“这幅画的名字叫《无着》,花瓣是彩石镶嵌的技艺,留白是现代绘画的风格。像这样的作品,因为用石少,成本不高,但工艺价值高于普通印刷品,在家居软装市场上很受欢迎。”缪一川说。

缪一川的跨界尝试还远不止这些。“我开发了彩石镶嵌课件包,拍摄制作视频,教人们制作彩石镶嵌刻件。”缪一川告诉记者,他在温州传统街区开设了手工坊,在中小学校试点实践基地,彩石镶嵌已经走近了当地大众。

缪一川还有一个愿望,要带着中国非遗彩石镶嵌走向世界。“我们已经和一个著名的家具品牌达成了合作协议,未来我们会以联名的形式,走向世界展会,走进更多人的视野和生活。”

工艺中国

您手机和iPad里的工艺美术情报站

扫一扫,把“工艺中国”装进口袋
即时资讯,尽在掌握
(责任编辑: 柯玖 )
免责声明:
1、凡本网注明"来源:工艺中国"的所有作品,版权均属于工艺中国,转载请必须注明来源工艺中国。违反者本网将追究相关法律责任。
2、本网转载并注明自其它来源的作品,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或证实其内容的真实性,不承担此类作品侵权行为的直接责任及连带责任。其他媒体、网站或个人从本网转载时,必须保留本网注明的作品来源,并自负版权等法律责任。
3、如涉及作品内容、版权等问题,请在作品发表之日起一周内与本网联系,否则视为放弃相关权利。
 浙公网安备33010602000862号
地址:浙江省杭州市拱墅区莫干山路972号北部软件园泰嘉园A座405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