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家级非遗传承人杨国堂:精制芦笙 传承文化

2020-09-15 17:40:24 来源:多彩贵州网
摘要: 在排牙村芦笙作坊,国家级芦笙制作传承人杨国堂在制作芦笙。

【工艺中国  人物专访】近日,在丹寨县非遗中心主任韦世勇的介绍下,记者来到排牙村采访杨国堂。

排牙村村名由苗语音译而来,与丹寨万达小镇隔“东湖”相望。风从湖面吹来,清新怡人。排牙村隐藏在东湖之畔,青山之间。

刚进村口,遇到两位穿着苗族服装的老人,记者问路,老人指着道路前方,笑盈盈地说:“往前走,看到修房子那家就是了。”

前行,一条路向上,一条路往下,直觉让记者们往下走,直到东湖边。连续下几天雨后,东湖的水面上升不少,已经浅浅地没上地势低的水坝。

不远处一个农家小院人声鼎沸,十来个人或坐着或站着闲聊,不时传来阵阵欢笑。这是寨上人的快乐,说话不用控制音量,邻居也不会觉得吵闹,可能会竖着耳朵听邻家的闲谈,一起被快乐感染,甚至走过去添一份热闹。

再次问路,大家停下热议的话题,告诉记者,返回分岔口往上走就能找到。



热情,淳朴,是村寨人的特质。

向前走了5分钟左右,路边有一栋新房正在修建,在大多数只有两三层小楼或者传统民居的苗族村寨,这栋五层的小楼格外显眼。

杨国堂在电话里说,不在那里,还要继续往前走。

穿过一个荒草丛生的涵洞,却见另一番景致,高速公路从村寨边穿过,村寨的房屋延伸向前,远山的坡上有不少团状的村寨分布——大多数苗族同胞为了把平整的土地留来种植水稻,常常把居住的房屋建在半山坡。

在排牙村芦笙作坊,国家级芦笙制作传承人杨国堂在给制好的芦笙扎上象征喜庆的绸带。

不远处有一栋两层小木楼,楼前一位老人冒雨站立,精神抖擞,上身穿着白衬衫,下身穿着黑裤子,光脚套着一双黑色懒式皮鞋。

记者上前问:“请问是杨国堂老师吗?”

他露出微笑,点头答应:“是的”。



不知他在雨中等了多久。

杨国堂家是典型的苗族民居,一楼堆放杂物,二楼居住。他的“工作室”设在一楼。里面堆放着各种自制的工具。墙上挂着杨国堂获得的荣誉,还有“国家级非遗传承人”的认证书。

杨国堂介绍:“大部分工具都是在制作的过程中摸索着做的,市面上没有卖。”这是手艺人的智慧。

环视整间屋子,没有一把芦笙。

杨国堂笑着说:“我这里都是定做,做好客人就拿走了。”

“都不需要备一两件作为展示吗?”记者问。

杨国堂很自信:“不用,他们都知道我的手艺。”



在排牙村芦笙作坊,国家级芦笙制作传承人杨国堂与妻子在试吹制好的芦笙和芒筒。

1958年,杨国堂出生在排牙村。25岁那年,家里的芦笙坏了,杨国堂突然想到,村里会吹奏芦笙的人多,会制作芦笙的人却没有,这应该是一门有“钱”途的手艺。

他在班车上颠簸两个小时到排调镇,再步行3个多小时到麻鸟村,寻找一位名叫于富泽的芦笙制作手艺人学习芒筒芦笙的制作技艺。

苗族等少数民族在长期战争和迁徙中,芒筒芦笙一直鼓舞着包括苗族先民在内战胜一次次困难和挫折。到丹寨定居后,苗族人民世代保持了芒筒芦笙舞最原始的功能。

在苗族,有“能说话就会唱歌,能走路就会跳舞”的说法,苗族人能歌善舞,芦笙是唱歌跳舞活动中重要的伴奏乐器。男人们扬起芦笙,踩着步子吹奏出响亮的调子,女人们就自觉围着圈跳起来。这是一种原始而简单的快乐。

芦笙舞有一种神奇的魔力,只要参与其中,很快就能感受到快乐,忘却烦恼。

芒筒芦笙舞蹈队,每队由16人组成。其中3人吹芦笙,13人吹芒筒。还有一些其他组合方式。吹奏时,芦笙于前领舞,芒筒随后,沿着逆时针方向围成圆圈缓缓向前,且吹且舞,众人以脚顿地,发出整齐的舞步声以和之。苗族称之为“齐心集鼓社,齐步踩笙堂”。

尽管山高路远,杨国堂喜欢这门手艺,他每两周去一趟师父家,学习两三天再回家反复练习。坚持了五年,杨国堂终于“出师”了。



在排牙村芦笙作坊,国家级芦笙制作传承人杨国堂在制作芦笙。

一技在手,生活无忧。1988年,杨国堂花了两周的时间制作了一套芒筒芦笙,包含3把6管芦笙,7支芒筒,卖出了150元的好价钱。五年的辛苦终于开始有了回报。

杨国堂介绍,芦笙有6管、8管、9管、15管、16管、19管、21管等规格,吹奏人嘴巴含吹的部分叫气斗,气斗上有6根竹管便叫6管芦笙,有15根竹管就叫15管芦笙。

气斗的选材很讲究,通常为杉木、杂木和红木,最常用的是杉木,选择大小合适的没有“伤疤”的光滑杉木,沿着杉木年轮的直径从中劈成两半,再把劈开的木材的一半掏空成一个长椭圆形的“瓢”状,另一半削成大拇指粗细,再掏空里面成管状。

把两半木材分别削好之后合上,便是气斗,气从小的一端吹进大的一端,在气斗中产生压力。

仅这一道工序,像杨国堂这样技艺熟练的手艺人也需要花费两三天的时间。杨国堂回忆,学习这道工序时经常削破手。

“为什么气斗要选用木料,用竹子制作不是更简单?”记者请教杨国堂。

他拿起做好的气斗说:“吹奏芦笙时,气斗承受的压力非常大,竹子用几次就会坏,杉木、杂木比较结实,使用三五年没有问题,当然,更有钱的人会选用红木,能使用的时间更久。”

吹奏芦笙需要很大的肺活量,在很多苗族欢庆活动中,通常有两队甚至更多的芦笙队参与其中,便于能休整调节。

而芦笙管是用竹子做成的。长期生活在深山之中的苗族群众,早已擅长在大自然获取他们所需要的物品。制作芦笙的竹子是一种特殊的品种,生长比较慢,竹节比较长。自从杨国堂开始制作芦笙起,他就到三都去选购这种竹子。

“只有三都能生长吗?”记者问。

“也不是。丹寨应该也可以的。”杨国堂说。

“那为什么不自己栽种一些呢?”记者很好奇。

“以前确实没有考虑过这个问题,不过现实也告诉我们,直接去买更划算。”杨国堂说,制作芦笙对竹子的要求非常高,他们去选购时,也经常是走进农户的竹林中,选中哪棵砍哪棵。“有时候看了几百棵才能选出一两棵,自己种植的话,成本太高了”。

杨国堂清楚,他要做好芦笙,并不一定要亲自种植竹子。

芦笙的音调是由竹子的长短粗细决定的,在制作过程中,把竹子的关节打通,在竹子上选定合适的位置安装大小厚薄不同的簧片,吹奏时簧片振动发出声音。

在排牙村芦笙作坊,国家级芦笙制作传承人杨国堂在试听芦笙簧片。

芦笙的声音都是向上发出的,气斗之下的部分通常作为装饰和平衡,这就考究守艺人的审美和力学,美观度也是一把芦笙优劣的标准之一。

气斗里插入的竹管越多,芦笙能发出的音调就越多。“所以,21管芦笙比6管芦笙工序复杂很多,也是最能考验技艺的。”杨国堂说;“但是苗族很多舞曲的音调都比较简单,6管是大家最常用的。”

熟能生巧,杨国堂又好钻研,他做的芦笙装饰好看、音质好、材料好。很快,他的好手艺很快就传播开了,不仅仅丹寨本地,从三都、麻江等地来找他做芦笙的人越来越多。

四十岁那年,杨国堂跟家人商量,专职做芦笙,家中的土地只留下一亩水、路都比较方便的水田栽种稻米,其他的都流转给村里种植中草药。

2005年12月,丹寨县人民政府公布芒筒芦笙为县级非物质文化遗产项目保护名录。2008年6月,芒筒芦笙祭祀乐舞列入第二批国家级非物质文化遗产项目保护名录。2009年8月,列入省级非物质文化遗产项目保护名录。在全县众多的芦笙文化村寨中,以排调镇的麻鸟、羊先,龙泉镇的排牙,兴仁镇的乌及,扬武镇的红岩为代表的芦笙文化特别浓厚。

做了三十多年芦笙的杨国堂收了十几个徒弟,目前只有五个仍在坚持做芦笙,还有一些去外省打工了。

“我常想,政府给了我非遗传承人的荣誉,记者就要对得起这个荣誉。”杨国堂说。

在排牙村芦笙作坊,国家级芦笙制作传承人杨国堂在调试芦笙发音管。

2019年,杨国堂决定拿出积蓄修建芦笙传习基地,更好传承、展示芦笙文化。他的这个想法很快得到两个儿子的响应。他们帮忙争取政府的支持,办理相关审批手续,甚至还拿出一些资金支持杨国堂完成这个梦想。

“我现在已经没有什么生活负担了,就想把这门手艺传承下去。新建的楼房,一楼将作为体验基地,建成后,游客可以到这里体验做芦笙,也可以在这里听芦笙、跳芦笙,近距离感受芦笙文化。”杨国堂给自己树立了新的目标;“希望通过这个基地不仅将芦笙文化传承下去,也能给村里带来更多旅游收入。”

工艺中国

您手机和iPad里的工艺美术情报站

扫一扫,把“工艺中国”装进口袋
即时资讯,尽在掌握
(责任编辑: kk )
免责声明:
1、凡本网注明"来源:工艺中国"的所有作品,版权均属于工艺中国,转载请必须注明来源工艺中国。违反者本网将追究相关法律责任。
2、本网转载并注明自其它来源的作品,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或证实其内容的真实性,不承担此类作品侵权行为的直接责任及连带责任。其他媒体、网站或个人从本网转载时,必须保留本网注明的作品来源,并自负版权等法律责任。
3、如涉及作品内容、版权等问题,请在作品发表之日起一周内与本网联系,否则视为放弃相关权利。
 浙公网安备33010602000862号
地址:浙江省杭州市拱墅区莫干山路972号北部软件园泰嘉园A座405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