东阳木雕大师黄小明入选2019年文化名家暨“四个一批”人才

2020-04-22 10:16:19 来源:工艺中国
摘要: 近日,由中宣部举办的2019年度文化艺术名家暨“四个一批”人才评选结果揭晓,中国工艺美术大师黄小明榜上有名,成为木雕界唯一获此殊荣的艺术家。这项由中宣部牵头的国家级专项计划,遴选出了一批造诣高深、成就突出、影响广泛的宣传思想文化领域的杰出人才,是“人才强国战略”下的具体实践。

近日,由中宣部举办的2019年度文化艺术名家暨“四个一批”人才评选结果揭晓,中国工艺美术大师、国家级非物质文化遗产东阳木雕代表性传承人黄小明榜上有名,成为木雕界唯一获此殊荣的艺术家。这项由中宣部牵头的国家级专项计划,遴选出了一批造诣高深、成就突出、影响广泛的宣传思想文化领域的杰出人才,是“人才强国战略”下的具体实践。


中国工艺美术大师、国家级非遗东阳木雕代表性传承人黄小明


黄小明,1965年出生于东阳,16岁从事东阳木雕,系中国工艺美术大师、中国木雕艺术大师、国家级非物质文化遗产东阳木雕代表性传承人。其主持复制的北京故宫皇极殿乾隆宝座获首届艾琳国际工艺精品奖金奖。现任中国非遗保护协会木雕专业委员会主任、浙江省工艺美术学会会长、浙江省民间文艺家协会副主席等职。曾在中国国家博物馆、中国美术馆、浙江省博物馆举办东阳木雕艺术展。


2019年文化名家暨“四个一批”人才


“这项评选两年一度,中国工艺美术界此次仅两人上榜,也可以说明国家意识形态领域对东阳木雕艺术的认可。”4月15日,在融传统营造与东阳木雕于一体的“个木园”内,从事东阳木雕艺术40年的黄小明再次梳理过往。这位在国内拿奖拿到手软的东阳木雕艺术家,近年频频开启各种木雕创新试验,把推动东阳木雕艺术进化作为自己最重要的课题。在黄小明大师看来,经过千余年发展,东阳木雕在工艺层面已是登峰造极,但在艺术层面还处于“高原”,当下业界的种种困境,都是“高原反应”的外现,“高原反应是攀登艺术高峰的必然现象,经济下行压力加大、业界创新动力不足,难免让我们感觉供氧不足,唯有增强体质,才能应对这一切。”


守护传统的精致和典雅

去过黄小明大师建造的“个木园”的人,都说他是生活在诗情画意里。这座园林建筑融精致与典雅于一体,无形中成为东阳传统民居在当下诗意栖息的一个样本。



中国工艺美术大师、国家级非遗东阳木雕代表性传承人黄小明


“这座建筑用的都是最传统的营造和木雕技艺,但是我对建筑结构作了改良,对东阳木雕风格和图案作了创新,于是大家感受到的就是精致与典雅。”艺术上追求特立独行的黄小明大师,有着浓重的传统情结,许多传统木雕题材经他翻新演绎,往往产生标新立异的效果。

荷花是东阳木雕中司空见惯的传统题材,今人也不断地对之推陈出新。不久前,黄小明大师推出了一组《二十四节气木雕物语》海报,其中的夏季节气,5幅海报都是荷花木雕,清晰地排列出他在荷花木雕创作上的轨迹:从最初的传统气息浓郁充满“古早味”,到中期的装饰性和变异性增强而讲求对称,再到后期的写实造物拟物,可以看出他经历了“写实——写意——写实”的否定之否定过程,最后呈现的荷花造型艺术性更强,生活气息也更浓郁。“


东阳木雕主题的节气海报


最后的《金玉满堂》我摒弃了整片池塘的传统布局,用一只养金鱼的玻璃缸取代,满池荷花也缩减为一束,取意的正是‘纳须弥于芥子,藏日月于壶中’的哲学境界。”因为体量的缩小,荷花的造型就要充分考虑力量的平衡与视觉的协调,所以黄小明摒弃了传统的婀娜曲折,代之以“一一风荷举”的直茎造型,更显韧劲。在细致刻画荷茎上小刺的同时,荷叶的质感却一反传统的细腻光洁,刀斧痕迹模拟的肌理粗犷质朴。鱼缸则以不规则裂口的“开光”露出游鱼身影,极具现代感。一个传统的“命题”,就这样在黄小明大师的刀下完成了艺术“裂变”,实现了“以小见大”,不落窠臼。

传统的精致与典雅,非有心者不能守护。“庭中有奇树,绿叶发华滋。攀条折其荣,将以遗所思。”中国美院副院长以此诗陈述当代人对传统经典的认识新向度。“杭间老师认为,经典固然精致和华滋,但后人往往折枝管窥其荣,只见一斑。”黄小明大师说,“传统”的一个定义就是时间过去很久,给我们造成了时空距离。在这样的背景下,东阳木雕该如何跨越时空距离,重塑造时代审美?关键就在于如何看待经典。


黄小明大师复制的北京故宫皇极殿乾隆宝座


黄小明大师所经手的经典之“最”,莫过于2006年为北京故宫皇极殿复制的乾隆皇帝宝座。当他把失落的传统工艺一项项捡拾复位,把昔日皇家的审美一寸寸重现复原,他终于知道——精致和典雅正是传统的核心魅力。手艺的精致、气质的典雅,无论何时何地都是艺术的共通点。


回到纯艺术的“工艺”

工艺与艺术只有一字之差,内涵却大相径庭。对东阳木雕来说,从工艺到艺术,首要的是解决从客体走向主体。“东阳木雕最初不是源于纯艺术创造,而是作为建筑与器用的装饰手段,所以一直以来,它是客体艺术。但这并不等于说工艺就拒绝艺术,相反,我们需要回到纯艺术的‘工艺’,在保证实用功能的同时,让它更具艺术品位。”在工艺中彰显木雕艺术本真,黄小明认为古人做得非常到位,东阳遗留下来的清中晚期建筑木雕,常常让人忘却了建筑主体,让欣赏者为依附其上的木雕艺术而倾倒。


黄小明东阳木雕作品《鹤舞》局部


通过研究木雕在空间中的陈设方式,以现代视角来审视、整理、发现、展示传统,使东阳木雕融入现代生活,这是黄小明大师一力倡导的东阳木雕艺术进化重要途径。他创作的多件江南题材落地屏风,创新性地提炼江南传统民居典型符号作为外框,再把东阳木雕画面巧妙嵌入其内,达成了形神合一的视觉艺术效果。“江南传统民居的特征就是小巧精致,后来很多人模仿时没有把握住这个特征,造成了外框整体比例不协调,画面与外框不和谐,诗意荡然无存。”

挂屏是东阳木雕主要陈设形式。传统的挂屏多有外框,存在感极强。擅长室内空间设计的黄小明在实践中发现,这种形式在空间序列要求较强的传统建筑里比较合适,但随着家居极简主义盛行,这种形式很难被年轻人接受。“如何让东阳木雕与现代居室更好融合?关键就在于消除两者的边界。”从2010年起,黄小明大师删繁就简,舍去了挂屏的边框,用现代感的画面增强木雕作品装饰性。


黄小明东阳木雕作品《遨游》


《遨游》一组五幅挂屏以马尔代夫的海底世界为题材,把海藻、礁石、珊瑚枝以及各种海底动物有致穿插,立足于美术写生基础上的多层镂雕让物像非常写实,“最大的亮点在于整个画面的比例,天头面积约是地脚的3倍,使雕刻内容刚好处于人体视觉平行区域,其余部分都是空白,构成了黄金比例。”画面空白处也大有讲究,正可以展现水曲柳板材自然的水波状纹理,免去了人工雕琢的堆砌之感。

艺术和工艺绝非势不两立,而是你中有我,我中有你,立足于工艺母体的艺术有着更强大的生命力,这是黄小明大师对东阳木雕艺术的感悟。


木雕工艺当随“当代”

东阳木雕既是传统工艺,也是民间艺术。但传统并不等于落伍,民间并不代表低微。在黄小明大师的眼中,“当代”不仅是个时间概念,更是一种语境。通过创意赋能传统工艺,可以让古老的民间艺术在当下生活里拥有一席之地并成为经典艺术。


黄小明东阳木雕作品《心经》


清俊的面庞、1∶9的头身比例、挺拔的直线型身躯,组合在一起就是俊男美女的“王炸天团”,拆开来又可以装饰于居室的任何角落,如果不是雕刻着《心经》的底座,绝对想不到佛教题材也可以表现得如此时尚贴近。这件作品去年在中国美术馆展出后就被北京一家民营博物馆收藏。“《心经》作品旨在体现身心放空的主题,修行先修心,只有放下对有形物质和无形意识的欲念,才能获得大智慧。所以我不想遵循传统的人物造型,或者呆萌,或者怪诞,而更强调一种无欲系的表达。”黄小明大师说,在这组作品中他有意识地消弭人物的各种外在生理特征,只保留九头身比例和贝叶状袍袖的共性,突显庄重的仪态,营造一种时尚的美感。


黄小明东阳木雕作品《乐》


通过美术写生,让作品更加写实和精致,这是黄小明大师的创作方向。他近年创作的众多木雕摆件如仙鹤、企鹅,已跳出传统的台屏形式,与年轻人喜欢的陶瓷、金属摆件“并驾齐驱”,更易与空间融为一体。与此同时,他非常注重对中国画写意技法的应用,开创出东阳木雕中的“速写木雕”与“写意木雕”。四幅东阳木雕挂屏《胡杨之韵》通过写生,抽离出胡杨林的纷繁细密线条,让画面显得惊心动魄。而他刚刚完成的摆件《乐》,把10人传统器乐演奏团队的造型用雕塑手法表现,带着鲜明的斧劈痕迹。他说这是去年与中国美术馆馆长吴为山先生交流后产生的想法,用木雕表现其他材料雕塑的艺术特征。在这件作品里,他对乐器与人体作了写意变形处理,动感强烈。背景的花格门窗又非常细腻写实,构成了虚实相间、动静相宜的画面。



“很多人都说,我的木雕已不像传统木雕,它不需要依附于其他器物而存在,是一个独立的主体。独立是自由的,因为不设限,但独立本身就是最大的限制,需要强化它的存在意义和艺术价值。”作为市民间艺术家协会主席、浙江省民间艺术家协会副主席,中国非遗协会木雕专业委员会主任,黄小明大师不满足于独善其身,而是努力通过把各个层面的民间艺术爱好者聚拢起来,为东阳木雕从工艺迈向艺术积蓄文化的力量。东阳木雕要重视内涵发展,把文化优势转化为发展优势,这是他一以贯之的理念,“思想意识提升了,才会有艺术创新的动力。”得益于不断地自我加压,他把自己的艺术人生,雕成了一幅画,犁成了一首诗。

工艺中国

您手机和iPad里的工艺美术情报站

扫一扫,把“工艺中国”装进口袋
即时资讯,尽在掌握
(责任编辑: 花木深 )
免责声明:
1、凡本网注明"来源:工艺中国"的所有作品,版权均属于工艺中国,转载请必须注明来源工艺中国。违反者本网将追究相关法律责任。
2、本网转载并注明自其它来源的作品,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或证实其内容的真实性,不承担此类作品侵权行为的直接责任及连带责任。其他媒体、网站或个人从本网转载时,必须保留本网注明的作品来源,并自负版权等法律责任。
3、如涉及作品内容、版权等问题,请在作品发表之日起一周内与本网联系,否则视为放弃相关权利。
 浙公网安备33010602000862号
地址:浙江省杭州市拱墅区莫干山路972号北部软件园泰嘉园A座405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