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息的雕漆工艺:访扬州雕漆传承人张来喜

2015-11-19 10:13:33 来源:工艺中国
摘要: 如今艺术品交易火红九州,“非遗”传承热度不减,国字号工厂却几乎淡出了人们的视线,是什么促使曾一度涉足古董买卖领域的张来喜回到漆器厂?他又为何对红雕漆存有如此执念?

扬州漆器厂是一家有点年头的国有工厂,“张来喜大师工作室”坐落其间,访谈也在这里进行。踱步进入工作室,映入眼帘的却是一间略有年头、不起眼的车间,里头一边三个徒弟聚在一起雕刻着大地屏,一边是张老师独坐一张竹藤椅,不徐不疾地刻着“上不留天,下不留地”的笔海。如今艺术品交易火红九州,“非遗”传承热度不减,国字号工厂却几乎淡出了人们的视线,是什么促使曾一度涉足古董买卖领域的张来喜回到漆器厂?他又为何对红雕漆存有如此执念?


访扬州雕漆传承人张来喜

中国工艺美术大师张来喜


你何时对漆器产生兴趣,并选择红雕漆走下去?

这里头有点家庭的渊源,我的爷爷喜欢收藏古董,父亲喜欢花鸟虫鱼、做鸟笼等等,我小时候在家喜欢动手做些东西。79年高中毕业,当时我考大学落选,接到一个通知,可以在工艺、电子、模具三门中选一门,我就选了工艺,在工艺美校念了两年。那时我什么都不懂,从素描学起,天天晚自习到九、十点钟,沉溺其中。

81年进扬州漆器厂。至于选择雕漆,一则我的优势在于雕刻专业,另一个就是自己真的喜欢爱好,所以才能一直做到现在。很多家人朋友都说我除了红雕漆,啥也不懂;我走路在想,吃饭在想,乐在其中,红雕漆差不多成了终身伴侣。我有段时间从事古董买卖,对之也很感兴趣。在那之前,我还刻过竹木牙雕,小玩意儿也一直在做。其实这些年我有许多机会去外面赚钱,但是因为对红雕漆的喜欢,最终仍选择回到厂里。97年厂里成立研究所,我回厂评上了助理工程师。之后我一年只做一件作品,04年开始每年参加全国性的评比,这样的工作形态持续到08年。因为作品太少,供应不了市场,领导一直说要成立工作室,带一批徒弟,我的工作室成立于08年。厂里面的模式即师傅带徒弟,当时是这样,现在也是这样。


访扬州雕漆传承人张来喜

张来喜,《秋山无尽》笔海


雕漆需要具备哪些素质?

文化第一,还得有绘画基础,要有好的耐心,一个都不能少。我现在带的学徒,有些资深的已经从业20多年,一些年轻的徒弟则要求从工艺美校毕业,而且是全年级的尖子。因为从我过去的经历看,美术基础太重要了,你会做不会画,不可能达到某种高度。雕刻前还需要研学稿件中心内容及创作意图,并要备稿,要能看出稿件最精彩的部分以及图像的虚实关系,对画稿的理解决定了之后的雕刻,所以如果不懂绘画,画稿错,你就跟着错,依样画葫芦,一错到底,一辈子都会错下去。至于技法方面,能不能做到最后那个高点,关键看天赋才华,天赋才华决定了能不能和行不行。

我当学徒时,师傅们干活不怎么讲话,点到为止。我们这一行有很多术语,能不能尽快领会师傅的意思,要看悟性。有的徒弟领悟力很高,不须师傅多讲,他们如果能静心努力,就能够成功。我讲的成功不是商品化的成功,因为我们的作品其实并不针对一般民众,对一般民众没有多大意义,自然无须商品化;我们的作品也不针对一般藏家。对我们而言,真正的挑战是能否在传统的基础上再向前跨出一两步。


访扬州雕漆传承人张来喜

张来喜,楠木雕“大涤草堂”漆砂砚


能结合作品具体谈做红雕漆的制程吗?

做一件产品大致要三年。先挑选器形,做胚,之后设计与制作可以分开,然后光漆差不多要一年,漆上完还要半年待干,再雕刻,打磨,抛光。所以前后没有三年是不行的,像茶壶这样的小件,最好的周期是两年,虽然一年也能完成,但是效果就没有那么好。

光漆这一块,配方是老祖宗传下来的。古代还有剔红、剔黑、剔绿等,生漆本身没有颜色,做彩色漆要在生漆中加色粉。但现在生漆中漆酚的含量低,质量差;往往杂七杂八的色粉一加,漆的质量就更差,韧性、硬性都不好;再加入稀释剂,更是坏事,所以我一般只制作红雕漆。漆是第一步,漆的质量不好,纯度不高,后面所有工序都会受影响。涂漆的话,如果是大件作品要涂到两公分厚度,小件一公分;花卉的部分薄一点,山水的部分厚一点。要达到一公分厚,得刷300道漆。一天刷两次,早上一次,下午一次,大件的话差不多从年头刷到年尾。还要注意温度与湿度的控制:恒温,湿度在百分之八十,这样漆干得快又好,上一道与下一道粘结得正到火候。五六月份最好涂,冬天最难涂。以前天冷用棉花胎、喷水等土法,现在条件好了,方法也多了。光漆主要靠做漆师傅自己把握,这里头学问很大,有时遇到寒潮,三天涂不下一道漆。涂漆的师傅很辛苦,一年365天不能停。


访扬州雕漆传承人张来喜

张来喜,红雕漆《访友图》茶壶


涂漆完成,把设计好的画稿黏上去,按照图稿进行二次雕刻创作。扬州雕漆主要做软雕,而日本则在硬地上雕刻,这是两者的区别。红雕漆最大的变数就在雕刻,雕刻占的工作量很大,要下的功夫很多,但也可以充分发挥自己长处。雕完自然晾干半年,之后再打磨,如果说一件作品还有不够完美的部分,就要靠打磨进行细雕精刻处理来解决。打磨完成,正常步骤是上蜡、抛光。不过,真的好的作品打磨完了不需抛蜡,用手摸摸、把玩把玩就很亮了。

上述工序都是连环的,从古到今应该都这样。我现在做的产品虽与传统的已有点不同,但也是从前人那边继承来的。我特别崇尚明代和乾隆年间的精品,丰满肥厚,细腻繁复,很多技艺非常难,其中又以满工最具挑战性。前人的作品,只有一对一仿制、研习,才知道它的精致与难度所在。后来我提出创意,完成了一件“秋山无尽”笔海。起初我一直在研究它的尺寸比例关系,后来研究出直径与高度的比例应该在9:8,然后满工做。为什么说在乾隆朝的基础上跨一步?因为我提出了“上不留天,下不留地”,上面和下面的边线不怎么去做深浅,保持上下边线的整体感,中间创意雕刻深浅图案,这样拿起使用不容易掰坏,成品效果非常好,获得了国字号特等奖。还有一个红雕漆东山对弈图山籽雕。我与张宇老师当时在想能否找原生态的材料构思出新东西,后来我们在河边捡到一块大石头,抱回来糊布、脱胎。这件作品的难度在于漆层的厚度有限,不像玉器朝内挖深一个洞就可以有五厘米的深度;至于技法仍借鉴中国画,点线面结合,并运用各种皴法,使得这件独立原创的作品反响不小。


访扬州雕漆传承人张来喜

张来喜,红雕漆《梅桩》茶壶


简单看来,红雕漆的本质就是在不同材料载体上的装潢,不过是在器物表面加一两厘米厚度的漆,与内部的功能结构没有太大关系。如果这样看,做红雕漆大三角钢琴也没问题,外观是雕漆,实际还可以演奏。红雕漆品种在漆器行业中是一个大的品类,成本造价也比较高。因为投产时间长,到最后是看作品的完美程度。


你对红雕漆的修复有何看法?

修其实比做更难。曾经有朋友拿来一件漆器希望我修复,上面有两个被硬物凿穿的大洞。修复那件漆器的难度很大,先补洞胎,再涂漆,再雕刻,还是要经过三年的周期。其实最简单的修复方法是粘一块上去,但用这种方法补好的作品当然没有涂漆再雕的好。我认为修复就得用原配方的材料去修。问题在于,刚涂漆时红颜色很深,猪肝色接触空气氧化变红,再变枣红,到后来变成紫红色。漆的状态随时在变,很难解决,所以配色的时候,摸准配方很重要也很难,需要做很多小样。我个人认为修复难也就难在配漆,其它至于雕刻、打磨,都有一定的手段可以处理。比如抛光,有些产品我们就完全手工抛光,用手、丝绸去擦。当然会遇到时间限制,忙的时候24小时不停。乾隆年间漆器达到顶峰也有一定道理,那个时候的工匠可以不计成本,但是现在已经不一样了。


访扬州雕漆传承人张来喜

张来喜,红雕漆《佛手》茶壶


作为扬州雕漆的代表,你能谈谈扬州派的源承、特点吗?你对这门技艺的保护与传承有何愿景?

扬州的红雕漆可以用“圆滑光润”四个字概括,书卷气很浓。大体上,现在分南方和北方两派,北方雕漆线条硬朗,粗中有细,方正有余;南方的比较柔和,两派现在也有综合的趋势。所谓扬州派究竟什么时候形成,我一时也说不清楚。比如有些故宫藏品很明朗,一看就知道是哪个区域做的,但具体是扬州还是苏州等等,很难说清。但有一点是肯定的,即南北、明清做的手法不一样。

06年,扬州漆器髹饰技艺入选首批国家级“非遗”名录,说到传承,国字号的表演,我参加过很多;并且也在社会上做普及、做公益,帮助一些残疾人,还常为一些手艺人讲课。最重要的是把徒弟带好,希望他们将来能接班。我跟徒弟讲,你们放手去做,不要怕,出了事情我来处理。不这样讲,碰到新事物他们就不敢做了。带徒弟我要负责到底,我把最核心的技法教给他们,但是磨练要靠他们自己。


访扬州雕漆传承人张来喜

张来喜,红雕漆《莲韵》茶壶


做红雕漆这么多年,你体会最深的是什么?

漆器厂目前都是全手工制作,红雕漆没有一个步骤可以由机器代劳。现在也接触到电脑雕刻、3D打印,有个朋友说把我这个笔海拿过去,一天半就可以做出一模一样的。但我想没有真正的大漆能这样被做出来,因为机器是死的。现在有些倒模做出来的就说是全手工,这些都伤害良心、坑害买家。我相信唯有手工的红雕漆才真正具有永恒的生命力。

做这行也是修行。人一辈子做一件事情,但把这一件事情做好,就没有白过了。如果想随便混口饭吃,那对自己、对家庭、对朋友都无法交代。能看到自己有点成绩,我很开心;全身心投入进去,就会感到这个事情很好玩。

工艺中国

您手机和iPad里的工艺美术情报站

扫一扫,把“工艺中国”装进口袋
即时资讯,尽在掌握
(责任编辑: 尚亚芬 )
免责声明:
1、凡本网注明"来源:工艺中国"的所有作品,版权均属于工艺中国,转载请必须注明来源工艺中国。违反者本网将追究相关法律责任。
2、本网转载并注明自其它来源的作品,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或证实其内容的真实性,不承担此类作品侵权行为的直接责任及连带责任。其他媒体、网站或个人从本网转载时,必须保留本网注明的作品来源,并自负版权等法律责任。
3、如涉及作品内容、版权等问题,请在作品发表之日起一周内与本网联系,否则视为放弃相关权利。
今日推荐
阅读排行
视频新闻
 浙公网安备33010602000862号
地址:浙江省杭州市拱墅区莫干山路972号北部软件园泰嘉园A座405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