梁佩阳:除了翡翠 端砚是另外一个疯狂的石头

2015-08-27 15:25:35 来源:人民网
摘要: “现在最重要的是如何更好利用现有的砚台资源。”中国工艺美术大师梁佩阳坦言

简介

梁佩阳 ,1964年出生于广东省肇庆市,现为中国工艺美术大师、中国文房四宝制砚艺术大师

“现在最重要的是如何更好利用现有的砚台资源。”中国工艺美术大师梁佩阳坦言。

可以被称为“疯狂的石头”的,除了翡翠,其实还有端砚。作为历代贡品和中国四大名砚之首,端砚价值历来备受追捧,自从2000年前后,老坑、名坑被“封坑”之后,更是“一砚难求”。对于目前端砚的发展现状,中国工艺美术大师梁佩阳直言“老坑近30年来的开采总量远超唐代至清代开采总量。”他强调“没有文化内涵的砚台,如同浪费资源。”而对于端砚发展的突破,他则认为“端砚需要探索的不是增量,而是艺术水平的新高度。”


没有文化内涵的砚台,如同浪费资源

收藏周刊:目前端砚创作技艺传承方面情况如何?

梁佩阳:虽然人才培养在数量上没有太大的问题,但却有这样一种情况,一是大部分高学历的年轻人,不愿意雕刻端砚;而学端砚制作的年轻人则大部分来自于边远山区,他们的学历相对较低,有些是初中毕业或者初中未毕业的。所以,我希望能够有更多的培训班,提高他们的技艺之余,可以同时给他们的文化补课。虽然肇庆学院有开设端砚课堂,也有一所中专学校开办了两个端砚创作班。但相关的培训机构仍然不够。因为砚台创作对文化要求较高,没有文化内涵的砚台,如同浪费资源,甚至有些砚台出品严重缺乏品味、水平低劣。

收藏周刊:对于端砚创作,“封坑”会影响原材料的供给吗?

梁佩阳:当年“封坑”是政府明智的抉择,保护资源是非常正确的。因为端砚的资源是不可再生的,既然枯竭迹象严重,如果不加以控制,几年时间就会被消耗完。

可以说,不加以控制,一年的开采量相当于以前100多年的开采量,老坑近30年来的开采总量远超从唐代至清代开采的总量。但需要注意的是,并非市场真的需求这么多,真正具有深厚文化内涵的砚台并不多,更多是被浪费掉。

现在最迫切的是如何有效地利用现有的积存原料,更大限度地把一块砚台赋予更多的文化内涵。目前在创作出让老百姓喜闻乐见,把艺术特点追求得更完美方面还有很大的发展空间,所以,目前端砚发展需要探索的不是增量,而是追求艺术水平的新高度。

早在初唐,诗人李贺就赋诗:“端州石工巧如神,踏天磨刀割紫云”,在当时端砚已经有极高的艺术感染力。当代要发展端砚,如何合理巧妙地踏着古人的肩膀前进,也应该深思。越是珍稀,越是枯竭的资源,我们越应该好好利用。


要真正地把技艺传承下去,必须抛开门户之见

收藏周刊:目前端砚的发展现状,您认为还存在哪些问题?有哪些解决的办法?

梁佩阳:端砚的制作技艺不应该太保守,应该开放式传承,因为在现代的社会,不可能世世代代都能够很好地继承的。要真正地把技艺传承下去,则必须抛开门户之见,引导更多的年轻人从事这个领域的工作。

在我开办的“大德利”学成出师的也已经超过300人,也有不少人自己开办了小作坊或者在一个团队里担任小头目,甚至有人获得了国家级制砚艺术大师,而省级工艺美术大师就更多了。这是一种技艺传承的方法。

另外,我认为,加大力度宣传,让更多人了解、接受端砚,培植以后的市场,也是重要的传承方式。因为技艺做得再好,缺乏宣传也没有意义。

收藏周刊:目前端砚创作的艺术水平如何?

梁佩阳:端砚作为四大名砚之首,石质是最好、发墨最快、使用价值最高、最具观赏性的砚台,甚至用端砚磨墨,寒冬都不容易结冰,这一点自古有典籍记载。在这样一个历史底蕴下,其实技术方面,是越来越好的,但艺术价值仍需要寻求提高。

收藏周刊:创作上,您认为自身有哪些需要突破的地方?

梁佩阳:没有刻意去思考这个问题,但如果一定要回答,应该是每天都寻求突破。

我原来的作品基本上是源于传统的基础上再追求精益求精,力求把中国传统文化的寓意、故事融入到砚台里面,追求“一砚一故事”,希望能提高艺术感染力和冲击力。砚台艺术是一种“无声的语言”,努力做到无声胜有声。


历代名人与端砚

宋徽宗与端砚

宋绍圣二年,赵佶受封于端州为端王,元符三年赵佶继承皇位称徽宗(1101-1125在位),重和元年宋徽宗用端砚御书“肇庆府”赐守臣,自此端州更名为肇庆,取“开始带来吉祥喜庆”之意。宋徽宗是我国历史上在书画艺术方面有很高造旨的君主,他的“瘦金体”和许多绘画作品都是借助端砚流芳百世的。


米芾与端砚

米芾(公元1051-1107年),字元章,襄阳(今湖北襄樊市)人。历官书画学博士、礼部员外郎、知淮阳军等职。尤其擅长书法绘画,得王献之笔意,画山水人物,自名一家,著有《砚史》。传说有一次宋徽宗请米芾到皇宫为一块新做好的屏封写字作画,完成后,宋徽宗十分满意,就问米芾需要什么,米芾说想要刚才用来研墨的端砚,宋徽宗就赏赐给了米芾,米芾如获至宝,生怕宋徽宗变卦,马上抱起端砚就揣入怀中,谁知端砚中的墨汁溅了米芾一身,宋徽宗见状抱腹大笑,而米芾因此得到了一方皇帝御用端砚,从此米芾爱砚如命,并著有《砚史》,书画水平也大幅提升,成为一代书画大家。

                                                           ——摘自《中国端砚网》


纪晓岚与砚台:

乾隆二十七年秋,纪晓岚充顺天乡试同考官,随身携带一砚入闱。其《壬午顺天乡试分校砚》诗云:“文章敢道眼分明,辽海秋风愧友生。惟有囊中留片石,敲来幸不带铜声。”诗乃心之声,是诗当为有感于其时科场风气而作,读来尤感正气凛然。

                                                          ——摘自欧忠荣《三老砚事考》


工艺中国

您手机和iPad里的工艺美术情报站

扫一扫,把“工艺中国”装进口袋
即时资讯,尽在掌握
(责任编辑: 王文丽 )
免责声明:
1、凡本网注明"来源:工艺中国"的所有作品,版权均属于工艺中国,转载请必须注明来源工艺中国。违反者本网将追究相关法律责任。
2、本网转载并注明自其它来源的作品,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或证实其内容的真实性,不承担此类作品侵权行为的直接责任及连带责任。其他媒体、网站或个人从本网转载时,必须保留本网注明的作品来源,并自负版权等法律责任。
3、如涉及作品内容、版权等问题,请在作品发表之日起一周内与本网联系,否则视为放弃相关权利。
今日推荐
阅读排行
视频新闻
 浙公网安备33010602000862号
地址:浙江省杭州市拱墅区莫干山路972号北部软件园泰嘉园A座405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