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免费注册    服务电话:0571-87136666
新闻动态

画家王光明:草木蒙眬,若云兴霞蔚

2015-10-17 15:49:31 来源:新华网山东频道

“对了我听,不对就是不听”


五年后的今天,又见光明。还是在博山,还是由王孝诚先生联系。阳光照过来,他愈发挺拔。我想起五年前的事情。

2009年5月的一天,我来到博山。

孝妇河穿城而过,两岸“夹壁”,丘陵概览。一级级往上走,绕过几个胡同,在一处住宅楼一楼的一个房间坐下,这里是改造形成的一个饭馆。

阳光透过窗棂,柔和地飘过来。我们一行五人品酒吃菜,最后上的是西红柿肥肠汤。王先生“试喝”两小碗,啧啧称奇。他谈兴甚浓,从毛泽东去苏联到当时的伊拉克战争,从傅抱石醉酒作画到当时的伊朗核危机,均纳入谈资。

“批斗呀,当时台上有人捆着,台下就有人回家上吊了。……傅抱石酒后会忘掉技法,但能用神来驾驭,别人怎么能学得像?” 王先生边谈边频频举杯,我们彼此间的拘谨,慢慢散去。

不胜酒力,不知不觉中,我有点晕乎。酒足饭饱,准备离开时,我才发现,在热烈的气氛中,王光明没说一句话,确乎有点怪异。

我想起顾恺之。长康小名虎头,是中国画迹画论第一人。王光明生得虎头虎脑,周正深文,目如沉水。观清人所作顾恺之像,沉静中清逸超迈,极似王光明端坐的样子。但小时候一猛子扎下孝妇河,能出去几十米远,又能想象他小时的顽皮。他告诉我,那时的河水,渴了喝几口,就像蜜,有时爬到山上,山风穿心,人空得很.

读顾恺之文字,虽不是形容博山,也能想象过去博山的美:“千岩竞秀,万壑争流,草木蒙眬其上,若云兴霞蔚。”

光明书读得不多,仅毕业于淄博职业一中,上学时,每天从工艺品厂门口经过,也没觉得什么。1984年进厂不久,师傅王孝诚夸他一句:“你有侠骨”,他至今记得。一个先去的人,总是对他颐指气使,但他说:“你对我当然听,不对就是不听。”“他敢于坚持。”王先生对此印象深刻。

这是侠骨,也是傲骨。

清贫的顾恺之允口捐百万钱,但南京修瓦棺寺,庙里僧人向京城官僚募捐,没有超过十万的。他说:“我自有办法。”一个月后,维摩吉像画好,只留眼睛未点。顾恺之发话,第一天来看的捐十万,第二天来看的捐五万,第三天来的,就随便了。第一天,他虎目视墙,提笔点睛,光照寺院,人声雷动,一百万很快捐足。

有才气而没有傲骨,顾虎头不会干这种事。

线条似礁石中行进的水流

五年后的今天,王光明清逸中少了超迈,但如佛教故事尸毗王救鸽一样,底蕴情怀仍在“精进”。

故事讲,鹰欲捉之,鸽飞来投,鹰言:“若断我食,命不得济。如我之类,非众生耶?”于是尸毗王“自割股肉,持用与鹰,换此鸽命。”鹰旋即提出用秤称量,但因为鹰是天老爷天帝释所化,鸽是其大臣毗首羯摩化成,二位此番是来试探他的精诚,所以“身肉都尽,故不等鸽。”此时天宫倾摇,天神纷哭,泪如大雨,天花撒下。菩萨尸毗王此时“气力不接,闷无所觉”,但说的只是:“所作福报,欲求佛道。”

此番见面,光明讲的,多是对中国画大师的敬仰,以及搞内画的“难”。何以难?难在哪?他却不说。

他对内画内书的看法,单纯的线描论已融入格调说:“认识不同,才让事物的表现有了高下之别,有了雄浑、空灵、博大、典雅,才有格调。”

艺术家要靠作品说话。2011年,“大乘弘法”创作完成,属三件组合式,这让他得到“中国工艺美术大师”称号。

“大乘弘法”的正面,以竖三世佛为主题,副面,则以文殊菩萨、普贤菩萨和观音菩萨为主题。想象的翅膀展开来,在流动、变化中,表现出人物的澄明、空寂,恰似礁石中行进的水流,漩涡、波纹顿挫,所到之处,流畅、洗练。

气局已然跃升,宏阔,蕴净。

五年前聚餐后,我和他另找地方闲聊,他说:“吴道子和李公麟,无人能出其右。”可能是唐宋画迹画论更完备,他没提顾恺之。

“中国画的线,我更喜欢,线能统魂。线描本身就是艺术,不仅仅是工艺。转折、轻重、缓急、节奏,都能在线中看到。”

“事物发展到最极端,也就出现了局限性,要运用这种极端,让它产生各种能量,带动起一个整体。”

看法有变化,也有恒久。

五年前他拿出“东坡礼佛”,让我观看,他说,苏轼立在画面一角,微仰远观,进入的正是空灵境界。这是2005年的线描作品,属单件,2006年得“百花杯”金奖,是山东展区唯一金奖,也是中国内画线描首金。

“姜子牙岐山封神”,也是单件,创作于2008年,又得“百花杯”金奖。

外面,阳光飞舞。室内,光线柔和。

附近的博山广场上,有齐鲁夹谷会盟浮雕,两千三百年前,孔子斩杀戏耍鲁君之人,惊了齐相晏婴,逼齐王就了范。一介书生,以违礼之名,捍卫尊严,手段之极端,令人扼腕!

孔子有担当。

这次,我见到他的内书配内画“论语”,属九件组合,2010年创作,《论语》二十篇,512章,一万五千九百字,两百多个人物,沐浴着“论语”,尽纳小瓶。“论语”耗时两年,再得“百花杯”金奖,这是中国内书首金。

这次获奖,让他成为中国内画最高奖的三金“第一人”。

两千三百年过去,孔子精神定格壶中,外联内串,岂非天意.

13岁时,拿自家雪花膏空瓶,他刻上一朵梅花。进工艺品厂第二年,他画出“一百单八将”,场面人物已显宏博。受王先生作品“夸父逐日”影响,他开始专攻线描,尤其专注于宗教题材。

1914年,在南京金陵刻经处,鲁迅先生捐大洋六十,重印了佛经故事集《痴华鬘》。1926年,他又撰写了《痴华鬘题记》。劝人以善,不独佛教,儒道亦然,但自从传入,一千七百年来,影响华夏,佛学最大。

王光明用内画内书,告诉世人的,也是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