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免费注册    服务电话:0571-87136666
新闻动态

书香定瓷续写名窑传奇

2015-08-26 15:02:46 来源:河北青年报

2014年深秋,记者曾专程前往保定曲阳拜访陈文增先生,不得一见。初冬,一场名为“窑火守望·瓷中芳华—陈文增先生讲定瓷之美”的主题讲座在河北省博物院举办,讲座开始前十分钟,记者在隔壁另一个书画展馆内见到先生。他身着黑色风衣,发已渐白,眼神坚定,独自一人凑在一幅书法作品前静静端详,故不忍打扰。长久注视着眼前这位老者,他时而低眉思索,时而移步端量,心里满是感动,这也许就是艺术所带给他心灵的触碰吧!



定瓷之生 浴火凤凰涅槃生

定窑本是民窑,在北宋中后期开始烧造宫廷用瓷。作为宋代的六大窑系之一,创烧于唐,盛于北宋,元朝时被毁于战乱,定瓷烧制工艺也几近失传,留给后人的除了分布在保定曲阳定瓷遗址上的13个“土包”和散落满地的洁白瓷片,再无其他。

就是散落的瓷片和荒凉的定窑旧址,点燃了陈文增孩提时代的强烈好奇心,也正是这一好奇心指引他在1978年进入河北省保定地区工艺美术定瓷厂定窑实验组工作。“起初,没有任何关于定瓷制作工艺的文献资料可查,没有成品可仿,唯一可参考的实物也就是一些白瓷碎片。”陈文增感叹道,恢复定瓷制作工艺的道路是漫长且艰辛的!

在30余载的岁月里,他同蔺占献、和焕等人历经艰辛,克服种种困难,沉迷于定瓷研究,最终让淡出人们视野八百余年的定瓷重现异彩。除实现了定瓷的“涅槃重生”,每位定瓷大师反复锤炼风格迥异的艺术个性,陈文增潇洒奔逸的刻花,蔺占献自然天成的窑变,和焕酣畅淋漓的剔花,庞永辉节奏明快的跳刀,韩庆芳严谨细腻的印花……为定瓷的发扬创新平添了更多可能性。

定瓷之美 出淤泥而不染

白色是最纯粹,也是最丰富的色泽。

定瓷之美在于其胎质坚密细腻,线条明快流畅,釉色白润空灵,造型端庄典雅,“白如玉,薄如纸,声如磬”九个字,不仅道出了定瓷的品质,更诠释了其“君子品格”。以“莲花福刻花瓶”为例,其器壁装饰以传统的刻画缠枝莲纹为主,外形口小、底宽、腹浑圆。莲本寓意君子“出淤泥而不染”的高贵品格,“口小”预示“谨言慎行”为君子之道,“底宽”赋予其稳重坚实之感,“腹浑圆”喻有“大度雍容”之意,道出君子胸怀宽广的博大包容之气。“定瓷艺术在外形上简洁端庄,色泽中纯洁素美,韵味里空灵淡泊,通过这些艺术符号,向观者展演我国传统文化的审美境界和艺术哲思,再合适不过了。”陈文增说,守望窑火亦是修心,窑火旺了,心却更静了,他喜欢这种简单的生活。



定瓷之韵 瓷有诗书气自华

与陈文增先生的大弟子庞永辉闲聊时,经常会听到“书法”和“诗词”等字眼,后来又翻阅公司年刊《玉质磬声》,才明白定瓷人对传统文化的尊崇和敬仰。“陈老师除了教我们做好陶瓷,还要求在诗词歌赋和琴棋书画等文化领域方面有所建树,定期举办的读书报告会和青春诗会等业余文化生活,为每一个定瓷人搭建了学习传统文化的交流平台。”庞永辉说。

陈文增先生单从传统定瓷制作领域取得的成就,已能让众人惊叹,但他却并不止步于此,其书法作品与诗词创作,更让观者敬佩不已。在艺术的探索道路上,陈文增将“瓷、诗、书”三者融会贯通,瓷、诗、书“三联艺术”开辟了一条崭新的艺术道路。“我希望做瓷之人多为文人,而非匠人。文人之瓷多显传统典雅之姿,匠人手中则易出俗器。”陈文增说,任何一种传统的艺术形式,都离不开传统文化的滋养。“吾制瓷器,多以意之表现而为至道,然后依其形制诗。但也并非都是如此,有时先作诗,再据诗意制器形。”正如先生所说,在瓷、诗、书三 界 穿梭,参悟历史传统文化所赋予艺术的承 受 之重,是一种妙趣。

定瓷之魂 文人瓷是一种气质

在陈文增艺术文献展览期间,得幸与先生促膝而谈,说起定瓷的传承与发扬,他提到了“文人瓷”的概念。“文人瓷要求制瓷人除了掌握制作陶瓷的工艺技法外,还要对中国传统文化有深刻的认知及感触,通过将诗词、书法、绘画和古典音乐等传统元素符号融入其中,创作出能够承载起中国文化之重的艺术品。”陈文增说,在研习中国传统文化的过程中,要谨慎扎实,心存尊重敬仰之情。当所学之识都达到极致,能够张弛有度地运用这些符号,才能在定瓷工艺的形、色、韵等方面凸显出传统文化的高雅和稳重。

谈到定瓷未来的发展,陈文增提到了“两条腿走路”的概念,“一条腿”去攀登艺术高峰,“另一条腿”则是让定瓷成为“生活瓷”。“定瓷是白瓷,他有走进生活用瓷的先决条件和优势。我们之前一直在做艺术陶瓷,现在根据市场需要,也是历史的选择,我们不失时机地推出定窑的生活用瓷概念,这样做也是对定瓷文化的另一种推广和保护。”陈文增说。

再次长久地注视眼前这位老人,才真切体会到了“生活就是艺术”的真正含义。环顾陈列于展厅内的定瓷佳作和悬置在墙上的书法墨迹,仿佛在迎合着诗词的曼妙旋律,演奏起回荡在中国历史文化长河中的悠长琴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