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免费注册    服务电话:0571-87136666
新闻动态

王树昌:点石为宝的中国工艺美术大师

2015-08-26 22:56:51 来源:搜狐

王树昌说,年轻的时候,曾经认为只有刻苦,努力,坚持的人才能做出好的作品。人到中年,又觉得只有悟性好,灵性够才能做出好的作品。干了一辈子雕刻,到老了才明白,只有一个人的品质好才能做出真正的好作品。

石中有玉,名师门下出高徒

王树昌出生于曲阳县内河,生于1946年。在高中毕业之后,分配到县里的雕刻厂上班。所有的一切,都是那样的平淡无澜。用王树昌自己的话来说,那时候的他和所有的同龄人都是一样。放在一起,就像是曲阳大山里的石头一样,看不出任何特点。如果说在这种相同的平淡之中有唯一的不同,那便是王树昌从小就对美术有着炽热的喜爱和天份。也正是因为他的天份和努力,才让自嘲为山石的他成了一块精美的璞玉!

在上学的时候,王树昌便对美术课有着远超出同学的喜爱。而他的绘画天份和刻苦精神也被老师们纷纷赞扬,认为他将来在美术方面会大有前途。果然,他的天份和努力以及老师们的赞扬和肯定没有成为空谈。王树昌被分配到雕刻厂之后,一个影响他一生的人出现了。这个人,就是国内首批中国级非物质文化遗产项目代表性传承人,中国工艺美术大师——卢进桥。

当时的卢大师是雕刻厂的厂长,是一个专心雕刻,做事和授徒都极为严格的人。当时,就连在雕刻厂上班好几年的人都很怕卢大师,怕他严苛的眼神,怕他严谨的态度。老工人尚且如此,刚从学校毕业的年轻人遇到卢大师的时候自然加害怕。但是,这么多学生里面有一个人却并不害怕卢大师。相反,他见到卢大师的时候反而非常的欣喜和高兴。他喜欢听卢大师不留情面,却字字珠讥的点评。喜欢看卢大师用一锤一攒把一块块山石雕刻成观音,佛像,人物,狮虎……

王树昌以前接触的美术只是用画笔把人物,景色画到纸上。而卢大师带给他的,却是把平面的艺术更形象,更具体的展现出来。

从那一刻起,王树昌深深的迷恋上了石雕艺术。没有白天,没有晚上的琢磨。上班的时候别人休息,他不休息。晚上回家,他甚至会随手抓一把黄泥,自己在屋子里模拟。功夫从来不负有心人,王树昌一点一滴的努力全都被卢大师看在眼里,嘴上不说,心里却已经喜欢上了个执着又不失灵活的年轻人。半年后,王树昌顺理成章的拜到了名师门下,成为了卢大师入门弟子。


佳作频出,哼哈二将扬国威

拜到了名师门下的王树昌刻苦钻研,雕刻的技艺一日千里。很快,他被提升为曲阳县第二雕刻厂的车间主任。一年后,又升任曲阳县第三雕刻厂副厂长,主抓技术生产。虽然内行的人都知道王树昌的第一次工作升职都是因为他的技术长进,能力提升。但是,对于一些不懂的人来说,却是因为王树昌师从卢进桥,沾了师门的光。对于别人的评论,王树昌只当是充耳不闻。每天只是坚持上班工作,研究雕刻工艺。所谓清者自清,别人的评论犹在耳边,王树昌却很快用事实证明了一切。



1984年,日本清大寺派人来中国前来寻找雕刻艺术家,要为寺里雕刻巨型樟木雕像“哼哈二将”。当时,有很多人想要承揽下这样的工程,争先把自己的雕刻作品,画出的图样送到日本清大寺来客手里。但是,甲方对于送上来的作品嘴上称赞,却并没有真正的确定要把工程交到谁家手里。然而,当王树昌把绘好的图形和用黄泥做好的模型递上去的时候,甲方的眼前猛然一亮,当即拍板,就是他了!付出总会有回报,机会是给有准备的人留下的。这些话全部在王树昌的身上实现了!

几十年如一日的刻苦钻研没有白费,无数个白天黑夜的用黄泥做模型也没有白费。莫道前路无知己,天下谁人不识君!从此之后,王树昌的名字一下被雕刻的人所熟知。当所有的人开始对他赞美的时候,王树昌大师却仍然不骄不燥,除了必要的接人待客之外,每天仍然和从前一样上班工作,钻研雕刻工艺。在他的坚持努力下,一件件精美的雕刻艺术从他的手里诞生出来。1992年,创建曲阳县艺华雕刻厂。以大型石木雕刻为主。2009年更名为曲阳县艺华雕塑有限公司。


德艺双馨,实至名归成大师

名声越来越大,追捧和赞美的人也越来越多。但是,王树昌大师却仍然像几十年前刚开始接触雕刻的时候一样,每天认真严苛的工作,一丝不苟。所谓宠辱不惊,所谓淡看春秋,不过如此了。是真正的一派大师的风范。也正是因为他的这种性格,由省选送到国家参加评比的推荐名额非常少,他非常淡定地参加了省的现场比赛评比,先是绘图,然后是现场操作雕刻,只见他手握工具从容不迫地坐在前排的位置,一下一下在不到两个半小时内雕刻了一个完美漂亮的佛头,经专家评审小组一致推荐去国家参评。无波无澜,却是那样的真实。这,就是一个专心研究雕刻的大师平凡,却伟大的真实经历。

成为“中国工艺美术大师”之后,有更多的人注意到王大师,并且要追随王大师。每一年,都会有很多人前来拜师。但是,在众多前来拜师的人里面,王大师最注重的便是门下弟子的人品。在他那里,有一条不成文,却像铁一样坚硬的规定:人品不好,不收为徒。

用王大师自己的话来说,年轻的时候,曾经认为只有刻苦,努力,坚持的人才能做出好的作品。人到中年,又觉得只有悟性好,灵性够才能做出好的作品。干了一辈子雕刻,到老了才明白,只有一个人的品质好才能做出真正的好作品。

德艺,德艺!没有德,哪里会有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