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免费注册    服务电话:0571-87136666
新闻动态

高端访谈之崔氏易砚第七代传人崔小超

2016-07-01 15:20:04 来源:

少年痴迷学雕砚,刻刀戳手是常事

传承基础上创新,引南方山水工艺入易砚

建造砚雕艺术馆,展示易砚的前世今生

崔氏易砚第七代传人崔小超的传承之道

从小受家族制砚的耳濡目染,叮叮当当的刻砚声如同悦耳的音乐一般伴随着易县崔氏砚雕的传承人崔小超。为了练雕刻技艺,他痴迷到"疯狂",早晨天不亮就去山上捡石料,整天跟刻刀打交道,手上的伤疤到处都是。他在崔氏易砚文化基础上融入南方薄意山水工艺的精华,将易砚做成具有南方风格的北方砚台。崔小超即将在易县台坛村建成崔氏易砚艺术馆,向人们诉说关于易砚的故事。

崔小超


崔氏易砚美名传承五百年

一件干净的天蓝色衬衣,一条深蓝色牛仔裤,言语不多的他眼神中透着真挚与诚恳,眼前这位出生于狼牙山脚下易水河畔一个小山村的80后青年,便是崔氏砚雕第七代传承人崔小超。

初到崔小超位于大慈阁附近的店内,各式各样不同风格的砚台和茶盘立刻将我们带入浓厚的文化氛围当中。崔小超用手抚摸着自己的作品,就像爱抚自己的孩子一样小心而欢欣。“砚台就像是我的生命。”崔小超说。

一台半米见方的石雕茶盘,几杯清茶,并不健谈的崔小超却兴高采烈地跟我们聊起了易砚的故事。

“崔氏易砚至今已有五百多年的悠久历史,其雕砚技艺可追溯至明朝宣和时期。”崔小超介绍,清朝时期,崔氏祖上曾与朝廷中的一位内侍相识,这位内侍后来加官进爵,将砚台推荐给了宫中,没想到一时间供不应求,崔氏家族也随之声名显赫。乾隆皇帝甚是喜欢易水砚,挥毫泼墨之间不可或缺,大臣们也多以获得乾隆赏赐的石砚为幸。 “到我这儿,崔氏易砚已经发展到了第七代。将来我的儿子、我儿子的儿子……还要将崔氏易砚继续传承下去。”说到这儿,崔小超目光里多了几分坚定。

崔小超砚雕作品——《辛亥百年》。该作品曾在第十二届中国工艺美术大师博览会上获得“中国工艺美术精品”银奖,同时入选纪念辛亥百年,中国轻工业联合会和人民政协报社共同在政协礼堂主办的“缔造辉煌——纪念辛亥革命100周年百名大师百件工美精品展”。



第七代传人幼年逃学偷学雕砚

从崔小超懂事起,叮叮当当的雕砚声就如同悦耳的音乐一般一直伴随着他。从小受家族砚雕艺术的耳濡目染,在同龄的孩子都在玩泥巴,折纸飞机的时候,崔小超就对古老的砚雕工艺产生了浓厚的兴趣。只要听到刻刀碰撞石料的声响,他心里就发痒,非拿刻刀在石头上把玩几下心才踏实。

“小时候就像着了魔一样喜欢雕砚,但是那会儿年龄小,家里也管着我,很难有大把时间学雕砚。看到长辈们在石头上雕砚甚是羡慕。后来实在忍不住,自己就会塞一把刻刀在书包里,逃课到山上捡石料,窝在半山腰子偷着雕砚,有时都忘了回家。”说到这儿,朴实的崔小超眼中闪着少有的亮光。

12岁时,崔小超如愿以偿正式拜堂叔崔木清为师学习雕砚,求艺心切,他常常废寝忘食。就连吃饭睡觉也总是寻思着砚雕的工序、刀法和图案。

龙砚是砚雕学习的基本课程,崔小超就是从学习雕龙砚开始的。不同姿态的龙有不同的表现形式,云中飞腾的龙活、灵;山上盘绕的龙则刚劲威猛。龙砚对刀法和镂空技巧的运用也十分讲究,砚雕的一些基本技法平雕、浮雕、立体雕也会运用其中,掌握了龙砚的技法,做其他样式的砚台也就驾轻就熟了。整天跟刻刀、钻头打交道,受伤成了在所难免的事情。崔小超指着手心上一块清晰可见的刀疤,向记者回忆起13岁时惊险的一幕:在雕刻龙身的时候,因为用力过猛,钻头一下插到了他的手心,当时血就喷出来了。“还有一次斜下清刻云朵,一个不小心,刻刀就戳到了食指肚,直接穿透了指甲,刻刀拔出来的时候血还在不停地向外涌。”崔小超说,“很疼,但没有怕过,更没有想过放弃。”说到这儿,他还幽默地将这些经历比喻成武侠剧:“一个剑客,只有将血流在自己的剑上,方能达到人剑合一”。

四处拜访汲人所长融山水工艺于易砚

崔氏易砚历经时代波涛的涤荡能够经久不衰,溯其原因主要是崔氏易砚一直以来都有雕刻明清宫廷风格龙的传承,然而,要想继续发扬光大,就一定要做到秉古承今。

于是,崔小超遍寻他山之石,丰富雕刻图案与技法,把南方的薄意山水工艺和曲阳石雕工艺引入易水砚的制作过程中。

2001年冬天,崔小超来到端砚的发源地——广东肇庆学习取经,将端砚圆刀不同于北方的技法运用到砚雕中,并将手钻带入到制砚中。他还将曲阳石雕工艺引入砚雕中,增加了砚台的立体感和层次感。

2005年,崔小超来到安徽歙县,当时他就被歙砚震撼了:“一直以为易水砚是无可比及,没想到雕刻还可以像歙砚这样飘逸洒脱,雕刻出的山水砚意境薄逸深远,让人回味无穷。”崔小超有幸结识了歙砚雕刻名家许国林。他虚心学习,掌握了山水写意浅雕技法,从此便痴迷于山水人物浅雕。 《水乡月色》是崔小超融山水工艺及曲阳石雕工艺入易砚的代表作。这幅山水砚采用天然玉带石雕刻而成,以江南古镇为题材,月色之下渔舟唱晚,灯火闪耀,阁楼、小桥虚实之间错落有致,整座水乡古镇似诗如画,意境幽远。易砚石面光泽,细润如玉,质刚而柔,又兼具南方砚的飘逸纤巧灵动。这幅作品亦成为崔小超的得意之作。

“让世人真正了解地道的易砚”

一次参加研修班的经历,让崔小超更加坚定了自己的使命,以及整个易砚的发展方向。

2010年,崔小超作为河北省唯一的砚台雕刻大师,参加了清华美院举办的国家级、省级工艺美术大师高级研修班。全国各地的名家大师齐聚一起,相互切磋学习。课程结业时,清华美院教授李燕为知名砚台的雕刻家题词,端砚、歙砚等等都得到了李燕教授很高的评价。然而到崔小超时,李教授皱起了眉头,对易砚现在鱼龙混杂,参差不齐的现状表示不满,他给崔小超代表的易砚题词“愿易水之砚石不辜负易水之盛名”。

崔小超至今难忘当时的尴尬和内心的焦灼感。“也许我改变不了很多人因为利益和名利做假砚的行为,但是我一定要通过自己的努力让人们真正认识易砚,我要让世人知道易砚不会辜负易水之盛名。”崔小超目光坚毅。如今已是国家级非物质文化遗产项目易水砚制作技艺省级传承人、河北省工艺美术大师的崔小超,为了更好地传承易砚文化,打算在位于易水湖畔的老家建砚雕艺术馆。“明年秋天,砚雕艺术馆就会完工落成,到时会将崔氏易砚各个时期的精品和一些获奖作品陈列出来,向人们展示古老的崔氏易砚文化和制砚的工艺流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