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免费注册    服务电话:0571-87136666
新闻动态

“玉大夫” 常将腐朽化神奇

2015-09-09 14:57:36 来源:法制晚报

田健桥被人称为大夫,他有“妙手回春”、“专治疑难杂症”的美誉,但他“医治”的是有瑕疵的玉石。在北京友谊商店四层当代艺术家长廊,他雕刻的活灵活现的小狗、憨态可掬的小猪等极富生活气息的玉雕正在展出。这些精美的玉雕都是田健桥用别人眼中的劣质石材,化腐朽为神奇做出来的。


一幅画卖300美元却没考上美院

在朝阳区十八里店附近,田健桥有个玉器厂。43岁的“京城玉医”有着黑里透红的脸庞、布满老茧的双手,看上去更像一个朴实的农民。

田健桥的老家在河北省辛集市,这是一个始于明、盛于清的商埠重镇。年轻时的田健桥一心想着考美术学院,当个画家。他说:“那时我还不到20岁,心气很高。上中学时,学校的板报都是我画的,觉得凭自己的水平,非国家级的美术学院不上。”还没接到录取通知,田健桥的画便在当地的文化馆展出。有很多老外在辛集做生意,他们看到田健桥画的家乡山水画爱不释手。当时他画的一幅写意山水画卖到了300美元。“20多年前挣到这个数,我一个农村小子都不知道该怎么去花。”他说。
不久,考试成绩下来了,田健桥没有考上。他心里憋着一股劲,决定不要文凭也要到美术的最高学府中听课。于是他来到中央工艺美术学院,报名上了一个进修班。他和七八个同学合租一间房,在食堂吃最便宜的菜,在课堂上学习各种画法。也正是在这时,田健桥认识了玉雕家宋建国。宋建国看田健桥的绘画基础不错,便收他为徒。20岁的田健桥第一次接触到玉雕这门古老的技艺。

 

流水线上差点放弃工作

结束了进修,田健桥回到家乡的玉雕工艺品厂做设计。本以为从此可以做些案头工作,没想到厂长宣布,从田健桥这一批新进厂的人员开始,所有人都得下到车间,在流水线上的每道工序上工作一段时间。想到自己的满腹才学无处施展,还要从事既枯燥又繁重的琢玉工作,田健桥想到了放弃。
说起第一次进车间的情景,田健桥记忆犹新:“第一天我的工作是调整琢玉的工具,车间主任安排了位置就走了。看着钉子、钻头等 上百种工具,我完全没有头绪,旁边的工人都忙着自己手里的活,没人告诉我该怎么做。”
看到一块石材,田健桥在心里便设计出大概的雏形,却不知道该用什么工具雕出来,只能每样都去试试。“好在常用的工具只有几十种,一个星期我就掌握了用法。”他说,老艺人们都说他和玉有缘,于是他打消了放弃的念头,越钻越深。

 

小本营生被迫给玉看“病”

上世纪80年代初期,田健桥和老师一起开办了自己的玉雕厂,他担任车间主任,负责开发新的玉雕作品。一开始,田健桥带着工人制作仿古风格的玉器,但由于工人技术不过关,研发以失败告终。厂子规模小,没有实力购买好的玉石原料,资金成了制约田健桥的工厂发展的瓶颈。

在和贩卖玉料的人聊天时,田健桥得知,玉雕大师们对有瑕疵的石材根本不屑一顾,说这是废物,没法“出活”,这样的石材只卖几块钱一公斤。田健桥如获至宝,他以极低的价钱收购了大量的“废料”。

从这天起,田健桥的心思全都放在这些有瑕疵的玉石上。蒸、煮、晒、烤……能想到的招他全用上了。一开始,经过处理的玉石作品看不出毛病,可没过多久,买了玉雕的客人纷纷找上门来。原来覆盖在玉石表面的颜色褪去后,原来的瑕疵一览无余。“涂化学试剂、配中药熏煮石头、1000度高温处理……经过无数次的试验,我们终于找到了一种方法,改变石头表面0.01毫米厚度的材质,遮盖了瑕疵、不会褪色,也不改变玉石本身的质地。”田健桥说。

田健桥用了近20年的时间,发明出普通玉石改墨玉色、人工改色等10项成果。例如黑斑较多的石头,可以完全改成乌黑,犹如价值不菲的墨玉;某一部分可以局部改颜色,往往还能营造出出土玉器石化的感觉……各种质地差的玉石材料,在他手中都能变废为宝。经过田健桥“诊治”的病玉身价倍增,他“京城玉医”的名号也在行内叫响了。

 

勉强接活成就“牛贩子”

田健桥的玉雕作品以动物题材为主,猫、狗、牛、猪都惟妙惟肖。以动物为题材的玉雕作品以前极为少见,田健桥说:“在玉石雕刻行业中,人们普遍认为动物题材登不了大雅之堂,雕动物的艺人低人一等。”

自己第一次雕动物,是因为有个属牛的朋友非要他做一件以牛为题材的作品。田健桥怕被同行嘲笑,不愿接这个活,无奈朋友软磨硬泡,他只好勉强答应。结果他雕出来的牛造型新颖独特,吸引了不少人来请他雕牛。

这一雕就是3年。开始同行笑他是“牛贩子”,连他的师傅都不理解,说他雕动物走火入魔。但田健桥没有理会别人的嘲笑,反而总结出一种全新的雕刻动物技法,用一种直径仅0.1毫米的锯片,“撕”出动物身上细密的皮毛,使作品更加活灵活现。以前嘲笑他的人也心服口服,甚至找来原料请他雕刻。

 

不拘一格新招层出不穷

田健桥打破传统的制作手法,发明了“现代几何玉雕”,使得以前需要琢磨一年时间的人物造型,现在两个月就能完成。他说:“以前雕人物要先开脸,躯干、四肢依次雕刻,而我发明的办法,利用立体几何,算出人物四肢、躯干的位置,可以大刀阔斧地去掉不需要的材料,显出人物姿态的雏形,比以前的方式快了几十倍。我还在玉雕过程中融入了中国画的皴、点、染和西方油画焦点透视的原理,创立了‘中国画写意玉雕’。”田健桥嘴中不时蹦出一些以前闻所未闻的新名词。

他拿起桌上的一对冬瓜罐说,这对瓶子是由一整块翡翠雕刻而成。当初看到这块原料时,许多人感到原料纹路太琐碎,不好着手创作。他想起自己收藏的一只清代青花瓷罐,灵光一闪:翡翠上这些纹路不正像青花瓷上的花纹?于是三下五除二,照着青花瓷罐的样子做出一对翡翠罐,不仔细看还真分不出是瓷还是玉。

田健桥掌握了多种自己独创的玉雕技术,手工费自然不菲。但从院子里堆着的一块块原料能看出,找他做玉雕的人很多。除了琢玉,田健桥正忙着出版自己的新书,他要让更多的人了解自己的“新概念玉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