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免费注册    服务电话:0571-87136666
新闻动态

邰立平的年画世家

2013-01-24 19:20:33 来源:深圳商报

邰立平雕刻年画画版

邰立平雕刻年画画版


邰立平的夫人王惠芳在印制年画

邰立平的夫人王惠芳在印制年画


年逾花甲的邰立平, 1米76的个头,配着标准的老陕国字脸,看上去豪气爽朗,温文儒雅。

在他家的窗台上,我看到了5个顶级称号的纪念杯:中国一级民间工艺美术家、中国艺术研究院民间艺术创作研究员、中国工艺美术大师、首批国家级非物质文化遗产代表性传承人、中国民间文化杰出传承人。目光停顿处,我对邰大师那种敬重和神秘感油然而生,话题由此打开。

凤翔年画
邰大师讲,他们邰氏世居陕西省凤翔县南小里村。凤翔地处关中交通要道,是著名的历史文化名城,是周、秦文化的源头。诗人杜甫、画家吴道子、书法家颜真卿等都曾游历过凤翔,留下不少传世名作。文学家苏轼在凤翔任过府判。他们所在的这个村子虽说不大,但相当有名。这与弄玉和萧史吹萧的传说有关。凤翔,就是因他们乘凤飞翔的地方而得名。南小里村离凤翔县城十公里,弄玉吹萧引凤,萧声传到村里,故名萧里村。后来写成肖里,现在人图简便省事,干脆就写成小里村。
凤翔一带,善做年画。年画,是我国古老的一种民间艺术,和春联一样,起源于“门神”。传说唐太宗李世民生病时,常在梦里听到鬼神哭嚎声,闹得彻夜不眠,无药可医。这时,大将秦叔宝、尉迟恭二人自告奋勇,全身披挂,站立宫门两侧,严密把守,昼夜护卫,果然宫中平安无事,唐太宗也能夜来入寝。不过他觉得两位大将太辛苦了,心里过意不去,遂命画工将他俩的威武形象绘于宫门之上,称为“门神”。到宋代演变为木版年画。后来,民间争相仿效,几经演变,形成了独具风格的现在的年画。凤翔年画,以大红、深绿、中黄为主色调,看上去色调明亮,对比强烈,色块较大,鲜艳夺目,撩拨人心。所绘图案有:四时农事,民风民俗,历史典故。年画,是过年时用来装饰门庭,喜庆热闹的画张。大门,贴八大门神(过去城墙四个门,每个门的左扇右扇贴不同的门神);百姓自选贴门神,贴《钟馗》、《天官》、《判子》;室内房门,贴《吉祥如意》、《状元进宝》、《三元报喜》、《蟾宫折桂》;老人房门,贴《瑞桃献寿》;中堂,贴《雄鹰镇宅》、《锦上添花》;房间贴《四季花瓶》、《西游记》等;闺房,贴《倩女寻梅》、《佳人爱菊》;新婚房,贴《天仙》、《送子》;商铺,贴《天官赐福》、《刘海撒金钱》。除此,还有土地爷、老天神、灶王爷、仓神、牛马王、龙王爷六神年画,都应贴在相应的门上。这些年画,寓意都在于驱邪纳祥,祈福消灾,教化心灵,承载历史。


邰立平绘制的门神“执锏秦琼”

邰立平绘制的门神“执锏秦琼”


世兴画局
邰氏家族的世兴画局在凤翔年画中能成佼佼者闻名于世,不仅做年画的年代久远,据查证可上溯到明朝,至今已有20代人做年画的历史。而且从邰大师整理的作品看,至少也是6代以上先辈的传承。邰大师的天祖父邰顺,1838年创立“万顺画局”。后经高祖父、曾祖父到祖父,几改其名。1906年,祖父13岁那年,曾祖父邰润将“世兴局”易名为“世兴画局”。
邰立平的爷爷邰世勤有文化,聪明智慧,多才多艺,人缘好,能聚拢一方人气。祖父掌门时期,世兴画局达到了鼎盛。忙不过来时,雇20多人帮忙。年画不仅销往关中西部,而且远销甘肃、青海和四川广元一些地方。邰世勤从小随父亲邰润学习家传木版年画技艺,先后创作、刻制木版年画版170余种(套),把由曾祖父那里留传下来的690余种年画增加到近千种。他的代表性作品有《男十忙》、《女十忙》、《白蛇传》、《四时报喜》、《白狼过秦川》、《兄妹开荒》、《前方胜利》、《战斗英雄》等。他更擅长雕刻皮影影人、画社火脸谱、砖雕、石雕,被人誉为“全把式”。
1953年,邰世勤花两年时间为陕西省群众艺术馆手工填色的72幅木版年画成为该馆的镇馆之宝。我在邰大师珍藏的《年画世家》画册中所见,爷爷那72幅木版年画其色彩之美、造型之美,稚拙中见雅致、粗放中见娴静的画面,充分表现出秦人遗风的亦俗亦雅、耕读传家的审美品格,也表现出爷爷深厚的艺术修养和文化底蕴,堪称陕西传统年画的顶峰之作。
1996年11月,邰世勤、其子邰怡、其孙邰立平三代传人,被陕西省文化厅、省文联、省民间文艺家协会授予“陕西民间年画世家”。


邰立平绘制的门神“加官进禄”

邰立平绘制的门神“加官进禄”


复兴年画
邰立平的父亲邰怡继承和复兴了凤翔年画。他一生坎坷,任过中学美术教师,做过党的地下工作。1949年在凤翔县政府当国家干部,1957年被打成“右派”,1958年下放回家,1978年平反昭雪。
在恢复工作前的20年逆境中,父亲每天除了劳动,其余时间他总是把年画挂在心上,先后创作新年画近百种。有《跃进春》、《双丰收》、《迎来春风》、《捷报频传》、《喜燕迎春》等。独创了30余种代替门神的“门芯子”年画。有《双桃》、《祝毛主席万寿无疆》、《自力更生》、《奋发图强》、《好学生》等。还创作了40多种窗花。冒着危险,整理和收集年画资料,恢复传统年画50余种。1980年离休后,又创建了“陕西凤翔凤怡年画社”,恢复木版年画30余套。
1983年邰怡应中央工艺美术学院邀请,赴京举办凤翔木版年画展览,并出席年画论坛,主讲凤翔木版年画,后又举办年画讲座。那次展览,部分作品被中央工艺美院收藏。中国书法家协会副主席陈叔亮赠书笔题邰怡先生作品“刀笔传神”。邰怡的确是个笔杆子,他是第一个把凤翔年画以文字形式介绍给外界的本土艺人。他写的《我所经历的凤翔木版年画》等文章,生动、真切,发表后反响强烈。公正而论,邰怡的最大功德,不仅把中断了几十年的传统年画承续了下来,而且又复兴起来。可以说,没有邰怡就没有今天的凤翔年画。陕西省文化厅、省文联、省民间文艺家协会共同授予邰怡“陕西省民间美术大师”称号。
邰怡是个顽强、执著的人。邰大师回忆:父亲下放劳动那几年,白天在地里干活,晚上就琢磨做年画的事。只要有人请画画,那怕是给棺材上、箱柜上做油漆画,晚上都要带着他去画。为了不被别人看见,再累也得赶着天亮前偷偷跑回家,稍打个盹,一大早又要去上工。在那个年月,传统年画被割断,做不了年画,父亲想办法来练手。他巧妙的构思,“门芯子”画由此产生。这是一种能在夹缝中生存的年画,才把年画这个技艺接续了下来。
这种画不用套色版,就是在印好的墨线画上,一个人用笔蘸一种颜料来填色,再交给下一个人用另一种颜料来填色,流水作业,依次完成。做代替门神的“门芯子”画,一来为回避“牛鬼蛇神”、“四旧”这些禁品,二来想搞一点副业,补贴家用。
复兴年画让人提心吊胆。邰大师记得,在“文革”中,年画版都被抄家抄走了。因为他们家是很有名气的老字号,所以抄家也被抄得十分彻底,总共被抄17次。那时他在读小学五年级,那些人来抄家的时候,他很害怕。动也不敢动。只能眼睁睁地看着爷爷几辈人留下的年画木版,一块一块被扔在马车上拉走。所以要恢复年画,就特别困难。有心的父亲不顾自己安危,顶着那股风暴,在夜里独自印制了40多种木版年画画样,又悄悄地藏在一个亲戚家。这些珍品,后来为恢复年画开了个好头。
“不能再出事了,要为孩子们着想!”父亲这样说。怕政策再变,又要挨整,父亲试水探路,看着已公开演出的戏剧,先创作出《李自成》、《高桂英》、《花木兰》等历史人物年画。后来又创作出《单刀赴会》、《张飞》、《樊梨花 薛仁贵》、《穆桂英 杨宗保》、《包文正》等威武勇猛的人物年画。这些作品,广深群众喜爱,行情节节看好。销路跳出了西北,一跃进入东北、华北、华中、华南、西南地区,凤翔年画从此走遍全国。

走向世界
出身在世代做画家庭的邰立平,耳濡目染,从小就和年画结了缘。三四岁爬到三层高的碉楼上看年画版;6岁趴在爷爷桌子边看他刻版,给他吹刻下的木头渣,趁爷爷离开时偷着拿起了刀子学着刻;夜间用颜料在墨线画上填色;9岁执刀正式刻版,踏上木版年画路。至今,51年间,刻木版年画400多套,3000多块版。按木材算,也足有10多方料。
邰立平是一个天才。只有初中文化,没进过高等学府,却被大学聘请为客座教授,为美院学生讲课;没读过一本美术专著,却出版中、英文画册数本;原本是种田吃饭的农民,现在却以艺术为生头戴5项国家顶级桂冠;最初只在本县摆地摊,现在走出国门在几个国家办展览。看来是谜并非谜,当我走进他的年画生涯,谜底清晰可见:他是一位以睿智起稿,以汗水刻版,以心血染色,以生命相许的传承500年历史的年画家。
1978年11月,让邰立平永生难忘。26岁的邰立平做出了终生从艺,传承年画的抉择,生命从此注进了工艺美术的传统血液。
在西安开会的一天,父亲对他讲:“过去,我影响了你。现在政策好了,你也不小了,是去当工人,还是做年画,自己定吧!”邰大师说,尽管父亲讲话的语气很平和,但字字重似千斤,压得他整夜睡不着觉。过去那些辛酸事,一古脑儿涌上心来。从他记事父亲就蒙上冤案,他成了“黑五类”,遭白眼,挨辱骂,人前不敢抬头,走路不敢挺胸。考学被拒,当兵没份,当工人也被挡在门外。小时候,晚上帮着家里做年画,握着画笔填色,天天熬夜到一两点。第二天一大早又帮大人拾掇着赶路去卖。晚上做画累得胳膊疼,白天走远路累得腿疼,没一天痛快过。长大了白天在地里干活,从天亮干到天黑。夏天太阳暴晒,冬天北风猛吹,晚上还要在油灯下做年画,人都快要累死了,到头来还是愁着一家人吃不饱饭!相比较,当工人好。8小时工作,还有工资!他心动了。此刻,耳边回荡着几位著名前辈的教诲:“你们的年画都传承了几百年、几十代人,不能丢在你手里啊!”“把木版年画继承下去,让民间美术发扬光大!”几经翻江倒海的思量,最后他起誓要一生做好年画。
恢复传统年画关键是要找回失散的木刻版。淘版,他四处寻访,请画界名人帮忙。找不回原版就请人拓样,或是复印,或是到现场临摹。最让他激动的是2001年在南京办展览时,从一位收藏家那里找回了稀世之宝,前7代先人太祖父做的《龙凤钱马》图。
从1980年到1986年整6年,每天他都在刻版。恢复世兴画局古版样179套。他的贤内助王惠芳说,那时候当家的手上的水泡磨破了,血糊糊的,就那样还握着刀子刻。又冒出新泡,生出厚皮,长出厚茧。他晚上只睡三四个小时,为省时间,和着衣服和鞋子就倒在炕上。一天要干20来小时活。这一刀没刻完,面都粘了也顾不上吃;尿急了憋着,刻完那一刀,跑着上厕所;头发、胡子长成了野人,几个月才去理一次。王老师说,当家的只管刻版,打磨木板,清洗刻版,印刷这些活她都包干,不让当家的分心。
1983年至今,国内一些高等学校,一些省、市博物馆,一些省会大城市不断邀请邰大师办展览、做演示、搞讲座,凤翔年画闻名于世,目前,已有200多家国内外机构收藏。
受邀第一次出国参加澳大利亚举办的“中国民间年画珍品收藏展”是1984年2月的事。头一年,澳大利亚澳华博物馆唐念亚小姐来中国考察中国民间木版年画。她去了中国13个民间木版年画基地,最后把目光锁定在邰立平身上。她认为邰立平的年画古朴,特色鲜明,正式向邰立平发出了邀请函。邰立平兴奋不已,这是他平生第一次跨出国门,漂洋过海,走向世界啊!他更喜凤翔年画被世界认可了!此后,曾随陕西省代表团,国家代表团到法国、德国以及毛里求斯等国家展出,向世界传播了中国民间文化艺术。
邰立平半个多世纪的年画岁月,使凤翔木版年画接近了历史最高水平。我问及他今后的设想时,他脱口说:“出版《陕西凤翔木版年画选》第三卷”。 他说,他前半生多难,后半生风光。后半生能心情愉快地搞年画,一是大环境好;二是有贵人相助。他出前两卷《年画选》,中央工艺美术学院院长张仃老师题写书名,中央美术学院教授薄松年老师作序,对他鼓励、支持很大。出版第三卷,还真诚地期待收藏邰氏年画的单位能支持画样,携手丰富民间工艺美术宝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