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免费注册    服务电话:0571-87136666
新闻动态

金益荣:古光今彩话青瓷

2011-02-25 14:52:06 来源:中国工艺美术网
走进刘江题词的“龙宝堂”, 古朴和雅致立刻取代了街市的喧闹和繁杂,清新的气息扑面而来;门口搁着古色古香的大瓷缸,颜色墨绿,里面养了几尾细巧的红色金鱼,悠游自在。古朴的功夫茶具上摆放着一套精致的青瓷茶具,色泽光润如玉,袅袅清香扑鼻而来,好一副“素花青瓷品新茗, 雪浪冲澈绿蚁清”的儒雅景致。
架上陈列的作品无论是梅子青还是粉青,其形质朴端庄,沉稳优美又浑然大气;其釉厚重华滋,温润如玉,一眼望去,仿佛一潭春水般幽深澄静,又宛若初升婴儿皮肤般柔润细滑;每件作品造型异常精美,却都恰到好处的保留了手工制作的痕迹,将现代的审美元素与传统的南宋青瓷的型和釉结合得完美而自然。
想来主人在艺术造诣方面应该颇有修为。
果不其然,这里的主人就是杭州市工艺美术大师——金益荣。
出生龙泉金氏青瓷世家的他,自幼耳濡目染。早年继承龙泉南宋哥窑瓷业,后创杭州龙宝堂青瓷艺术馆,致力于青瓷文化的传播交流、青瓷产业化的探索。现任杭州修内司官窑研究所所长,杭州龙宝堂青瓷艺术馆馆长,龙泉南宋哥窑瓷业董事长等职务。2009年2月被授予“杭州市工艺美术大师”荣誉称号。

手艺人被“下岗”
虽然是初次见面,但是金益荣身上迸发出来的随性和豪爽让我们像故友重逢一样开始了采访。亲切的笑容和随性的聊天代替了中规中矩的客套寒暄,气氛一下子融合起来。
“现在别人评我做‘大师’,以前只是个就会做陶瓷的下岗工人而已。”对于自己的过去,金益荣毫不掩饰。
“南宋哥窑”青瓷始于南宋,距今有800年的悠久历史,被誉为南宋五大名窑之一。到了现代,龙泉金氏家族仍继承发展了“南宋哥窑”青瓷的风格特点。作为金家传人,金益荣从小就是摸着泥巴长大的。“当时龙泉一带家家户户都是做青瓷的,我记得我十几岁就去青瓷厂帮忙了。好容易进了国营企业,以为这辈子就这样安稳了,当时的人总想在一个企业老老实实待一辈子的。”
可是,人算不如天算。1997年,国家开始掀起国有体制改革热潮。龙泉多家瓷厂相继倒闭。1999年春节过后,金益荣所在的龙泉市国营瓷厂也未能幸免的宣布了破产。金益荣成了“只会做陶瓷”的下岗工人。
“不甘心也好,为了养家户口也罢,当时抱着只能拼一拼的心态,东拼西凑了20万,开始自己办厂做。”金益荣形容自己是被“逼”着开始自己艰难创业历程的。可能是有太多不为人知的辛苦和酸楚,回顾那段往事时他的脸上爬满了无奈的苦笑。“不说恐怕你们都不信,当时龙泉到处都是倒闭的瓷厂,大家都在清货。成本10几块的陶瓷品在龙泉只能卖1、2块,这还不容易卖出去!”
无奈之下,金益荣背着他的瓶瓶罐罐背井离乡,来到了完全陌生的杭州。

靠“金饭碗”吃饭
在陶瓷品市场的落户虽然让金益荣的买卖开了张,但依然只能维持惨淡经营,并没能让他的日子有太大的改善。而此时,另一个 “野心”却在金益荣脑海里滋生蔓延:代理大师作品。
2001年,借着杭州市清河坊商业街招商之势,金益荣趁机把店铺从杭州陶瓷市场搬到了清河坊商业街。新店铺一开张,他便把自己收藏的30多件青瓷精品摆上柜台,决定用自己的藏品试一试市场反应。没想到一个月的工夫,这30多件青瓷精品竟然全部被一个广东客商先后买走,不仅如此,他还追着金益荣要更多的青瓷精品。“第一个月下来就有近7万元的营业额,比陶瓷市场翻了将近3倍。”金益荣带点遗憾的说,“当时觉得很满足了,但是这些艺术品现在一件就值几十万了。”
看到青瓷精品被市场看好,金益荣代理大师作品的信心越来越足。为了取得大师作品的代理权,金益荣曾多次跑到大师家里谈合作:“就拿中国工艺美术大师徐朝兴来说,我父亲以前和徐老是同事,他是看着我长大的,应该很好说话。但是刚开始徐老一听说我想代理他的作品,什么余地也没留,当场就回绝了我。”
后来,在金益荣三番五次的登门拜访下,徐朝兴终于把心结吐露出来,原来他一直误以为金益荣所谓的的代理,就是要把他花费了许多心血的作品和陶瓷工艺品放在一个档次上做生意。找到了症结,金益荣立马对症下药:让收藏者与大师面对面交流、探讨,在有了信任和欣赏的基础上再做交易。
这个办法果然奏效,不但让大师的作品价值得到提升,金益荣的龙宝堂也成了青瓷收藏爱好者的聚集地,他们还成立了“龙宝堂青瓷俱乐部”。
几番努力,金益荣已经取得了国内半数大师作品的独家代理权。但他不急于出售这些精品,而是把它们摆在自己店里最醒目的位置,以此来招揽名气和生意。“现在,国内很多收藏爱好者认识到了龙泉青瓷的艺术价值,青瓷精品的身价比前几年翻了10多倍,市场行情供不应求,收藏氛围越来越好,市场需求越来越大,价格也越来越高。”金益荣又恢复了他的气定神闲。
2004年,金益荣向国家商标局申请注册了“南宋哥窑”青瓷这一名耀历史的品牌,正式注册创办“龙泉市南宋哥窑瓷业有限公司”。

古光今彩话青瓷
曾经致力收藏当今名家大师之作,并且以此为生计的金益荣,而今也开始揣摩名家精华,博采众长。近年来他一心在造型设计上琢磨锤炼,设计制作了许多优秀的作品。众人赞其技为“巧合人工,妙适造化”。
“像这件《金瓷玉壶》,灵感缘自唐朝茶圣陆羽,他那句‘ 越瓷类玉,邢瓷类银,越瓷类冰,邢瓷类雪’,以类玉似冰来评价越瓷的美,另我突发奇想,想把“越瓷类玉越瓷类冰”还原到现代作品中。”金益荣指着他的得意之作说,“在前期创作构思上,我着重在釉色上下功夫,使其釉质肥厚,色泽纯正,通体剔透,似玉非玉,然后,我们便考虑到在器形上要稍稍区别于普通茶具的外形,要不与人同,使其在外观上造型简洁,典雅大气。最后,考虑到减少对釉色的干扰,我们放弃了开片等手段,以期能保持它的安然与宁静。”
事实上,古代龙泉名窑是宋代“官、哥、汝、定、钧”五大名窑之一,龙泉青瓷青如玉、明如镜、声如磬,以瓷质细腻,线条明快流畅、造型端庄浑朴、色泽纯洁斑斓而著称于世,是中国瓷器史上一颗璀璨的“瓷国明珠”。
金益荣告诉记者,龙泉青瓷的纹饰是一个特别值得重视的问题,因为它既充满了历代思想,文化乃至政治、经济等方面的时代信息,又是各时期审美观念,艺术情趣等诸领域的曲折反映,通过纹饰,能隐约窥测历史的痕迹.。
例如毛正聪的“龙泉红”,一件梅子青铀大罐,罐的上部大师神笔一点,窑变后,大片的梅子青中一抹鲜红,青的沉静,红的热烈,强烈的视觉对比却给人留下了无尽的遐想,原来绚烂之极终将归于平淡;又比如“风景洗”,一件不大不小形体普通的粉青洗,大师用素丽娴静的笔触,几条细线勾勒出山村小景,若隐若止,透露着儒人的那份自在及超俗的感悟,浸淫和蔓延的;还有“奇纹梅子青罐”,大师巧妙利用开片的特点,精妙绝伦地让哥窑开片充分表现人们的想象,使传统的天人合一被十分个性化地阐释为“意象”,原本“泥作天和”的技巧竟被大师演绎成“鬼斧神工”的艺术。
金益荣深有感触的说:“龙宝堂青瓷俱乐部的会员们特别钟情的是作品本身所具有的‘性灵’。比如现在表现最突出的毛正聪大师的作品,不管是形、釉、开片、釉下绘画、瓷塑等都带着他对传统深刻理解后的超越和对这片土地的无比热爱,恣意挥洒那无羁无拌的精神气质,集严谨与狂放与一身,赋予作品以自然天成的品质和震撼人心的‘性灵’, 使人油然而生一种与之亲近和交流的渴望,这就有力的诠释了大师与工匠的区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