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免费注册    服务电话:0571-87136666
新闻动态

廖春妹:一针一线,绣出美丽世界

2013-07-08 16:30:49 来源:中国台州网

7月3日下午,廖春妹向记者介绍一幅4米长、创作于清代的刺绣藏品

7月3日下午,廖春妹向记者介绍一幅4米长、创作于清代的刺绣藏品。


她是谁

1966年出生,椒江前所人,浙江省工艺美术大师,刺绣名家,现任台州市绣都服饰有限公司总经理、设计总监。梦想建台州刺绣博物馆,展出多年来从全国各地收藏的近万件刺绣作品,让更多人了解刺绣传统文化。

她自幼学会刺绣,16岁走出在刺绣领域创业的第一步,如今公司产品销往国外。

她四处收藏旧时的、纯手工的刺绣作品近万件,编写书籍,筹备博物馆,渴望推广刺绣作品及其所包含的传统文化。

前不久,台州书画院的一场《绣都流韵——刺绣艺术精品展》,吸引了无数市民的目光。很多看了展出的市民都说,从来没有看到过这么多精美的绣品,中国的刺绣艺术让人叹为观止。

而这些绣品,都是廖春妹的藏品。她举二十年之力,收藏的绣品近万件,在台州无人能出其右,在浙江也是独占鳌头。中国艺术研究院民间美术研究中心主任、研究员王海霞说,廖春妹以独特的眼光收藏了这么多精美的民间绣品,就算放眼全国,“在民间的收藏家里,廖春妹可以说是数一数二,一是因为她收藏时间早,再有一个,她有很多的想法,研究藏品。”

迷恋台州刺绣的廖春妹,是一位40年来坚持传承、挖掘并发展台州刺绣的奇女子。


她在母亲的耳濡目染下学会刺绣,16岁第一次想到用刺绣改变命运

廖春妹童年放学回家时,沿途的树荫或房檐下,坐着的都是边谈笑边刺绣的女子。那样的场景,是悠闲一词最好的解释。回到家后,她会站在母亲身边,边和母亲有一搭没一搭地说些事,边看着针线在母亲的手里变成花草虫蝶、莺莺燕燕。

然而,现在回忆起来,廖春妹更羡慕教会母亲绣花的外婆所处的那个年代。那是清末,“台州刺绣”渐渐有了自己的特色,并与由传教士带来的西方刺绣技术结合,外婆和同辈妇女掌握其中的技巧,都能绣出精致的工艺品与家用品。

“那个时候,妇女们刺绣不为了卖钱,更多的是供家用。也只有在这种心情下,才能产生富有想象力的、别具一格的艺术品。”

她在母亲的耳濡目染下学会刺绣,很快就加入了椒北几家服装厂的职工群中——承接上海、杭州的业务。她回忆,当时的刺绣工作,是以“绣花片”量产工作的。“每个‘绣花片’写上工人的名字,完成之后,由厂里评定为甲乙丙丁不同等级,不同等级发给不同工资。”廖春妹说,获得甲等评定是那时最快乐的事。

因为舅舅在上海轻工业局工作,廖春妹和母亲靠着自信的手艺,前往上海。当时,正是台州刺绣产品最为红火的时候,廖春妹凭借出色的“绣花片”完成量,每个月有40元多元的收入,这对少女时代的她来说已经是笔大钱。她用这笔收入,买好吃的雪糕,好看的衣服,还在回家时带给姐妹亲朋。

廖春妹第一次想到,用刺绣改变命运。16岁的她,找到了上海的一家厂商,问厂长:“我想承包一些产品,有没有我能做的东西?”厂长佩服她的勇气,给了她三条样本手帕,许诺只要完成得好,以后还能合作。


经常逛家乡的集市,走访椒北民家,买那些纯手工的刺绣作品,同时向老人家们讨要一些旧时的衣物,这个习惯一直保持到现在

带着样品回到椒北的廖春妹,在家乡的服装厂里吃到了闭门羹。厂长觉得她年少稚嫩,竟然想吃“私家饭”,不愿意让厂里的工人帮忙制作。

没有厂方的支持,从前只会照猫画虎的廖春妹,便得自己充当设计师,独立难支的她,同时又高薪聘请当地妇女当起了“老板”。廖春妹一心想要一炮打响,她不满足三条手帕样本的图案,没有学过美术设计,她就愣凭着回忆童年看过的民间刺绣图案,画了十几天,设计出了第一批作品的图案。

经过妇女们的巧手,这一批手绢产品70%被征用了。这个时候,廖春妹也感觉到“吃雪糕的钱,是需要真工夫来赚的”。经历过独立设计这道难关之后,她发现,自己对台州刺绣工艺认知浅薄,同时也坚定了要继续走创业创新的路。

“这之后,我就经常逛家乡的集市,走访椒北民家,买那些纯手工的刺绣作品,同时向老人家们讨要一些旧时的衣物。”廖春妹说,这个习惯,她一直保持到现在。

在以刺绣为工作到视刺绣为全部的转折中,廖春妹不知不觉已成为台州刺绣这门民间艺术的传承人。但对这个光环,她不适应,因为和她同时代的一大批“绣女”都会刺绣,只是大家都已放下了针线。

“很多人会刺绣,但不再刺绣,这是大环境所致。”廖春妹说,如拥有湘绣艺术的湖南就设有刺绣研究机构,给古老艺术以新时代的活力。台州刺绣缺少此类展现自己的平台,人们无从发现她的美。

如今,廖春妹已是绣都服饰有限公司总经理、设计总监。她坦言,自己今天设计产品的灵感,都是来自这些年不断收集珍藏的民间刺绣作品以及其它藏品。她说,每每看到这些旧时的女红,自己既感动又羞愧。

“你无法想象,从前的妇女是怎么在毫无专业知识的情况下,将一些看似俗气的色块和图案组合到一起,最后成为精品。”廖春妹总结自己的感受,这是因为旧时的女子拥有“骨子里代代相传的对美的直觉”。

在绣都公司的展览室里,记者看到廖春妹收藏的旧时刺绣。一双精致的三寸金莲,是廖从本地老人那讨来的,精美的刺绣,透露着无法复制的奢华与落寞。一幅清光绪年间的“送大暑”绣画,一个个小人形态各异,衣服容貌、旗帜纸船,看久了似乎会动。此外,更有十几顶孩子戴的虎头帽,色彩鲜艳、虎头别致,孩子一看就能爱上。

看记者惊叹连连,廖春妹淡淡地说:“这里展出的只是我藏品中极少的一小部分,还有几千件精美的藏品,因为场地的原因,没办法展出。”


她在自我定位上,越来越偏向“工艺美术家”,而非“企业家”

近万件刺绣藏品,这是廖春妹几十年来沉醉于刺绣艺术的结晶。

但她感到,收藏刺绣之路越走,“路况”越难、越窄。最早的时候,视刺绣为破烂的老宅住户居多,他们贡献给廖春妹的,有很多成了她的珍品。但随着刺绣市价涨高,很多老绣品都被舍得花钱的富人、外商买走。廖春妹非常庆幸自己那遗传自外婆、母亲的“对美的直觉”,这让她及早地将有故事的“贵族”绣品一一请到家中。也因此,目前,她的刺绣藏品名列全国前茅,浙江最多。

在庆幸自己“有眼光”之余,因经商和国外买家多有接触的廖春妹有更多的感慨。“国外的时装设计师,对我们的传统服饰、工艺品的构图、用色都很惊讶,他们把从我们这里获取的灵感,设计成所谓的‘中国风’时装,这些衣服很快又穿到了我们身上。”

审美能力跟着西方走,这是廖春妹创业、收藏生涯里屡屡遇见的事。这种境况让她叹息,也促使她在自我定位上,越来越偏向“工艺美术家”,而非“企业家”。她立志,要像16岁时那样,凭一己之信念,不让自己的人生后悔。

目前,绣都产品在全国已经有60余家专卖店,廖春妹设计的系列刺绣作品穿在时尚人士身上,也被当作高端礼品。但她还是觉得,需要做的事情太多太多了。她的心里,始终挂着三件事,一是作为40年来台州刺绣的传承者,如何把台州刺绣更好地传承下去,二是她要把更多的精力投入到对台州刺绣的研究和推广中,三是为她的近万件藏品,其中不乏价值连城的精品,找一个永久的“家”——建一个台州刺绣博物馆。


她无奈的是,那份刺绣女子倾注于针线的心中深意,已经无人能见,即使得见,也少有知音

2012年,廖春妹在办公室伏案工作,为一件独属于旧时中国女人的私密物件费尽心思——肚兜。经过3个多月的编选,她将这些原本将成为传说的肚兜,编成了《中国民间刺绣『肚兜篇』》。

在她的办公室,记者翻看着一页页图片,原以为肚兜就是影视剧里的一块红布,竟能如此旖旎无限。廖春妹告诉记者,红色的肚兜,乃是北方女子爱用的颜色,而江浙女子,更爱白蓝诸种淡雅的颜色。“为什么北方女性的衣服总是红花绿叶,因为平原、高原地带,对鲜艳的植物有特殊的渴望。而南方女子偏好淡雅色系,除了品味不同,更有注重‘清清白白’的道德审美在里面。”

廖春妹还给记者解释了多幅肚兜构图的深意。如绣着“牡丹花丛猫扑蝶”图案的肚兜,因为猫谐音“耄”,蝶谐音“耋”,而牡丹在中国文化中象征着富贵,因此这图寄托了“长命富贵”的祝愿;“鱼戏莲”图案的肚兜,鱼是“年年有余”,莲是“连生贵子”,蕴含着多子多福的意愿;“公鸡立于鸡冠花”是旧时女子对夫婿“官上加官”的盼望;“喜鹊配梅花”是“喜上眉梢”……

“这些和中国词汇、智慧息息相关的刺绣,无论国外设计师多有眼光,也无法像我们一样领悟出其中的趣味。”廖春妹说。《中国民间刺绣『肚兜篇』》只是她系列刺绣书籍中的第一本,接下去,她计划让“帽子篇”、“鞋子篇”、“围涎篇”等问世,让更多的人感受到中国传统刺绣艺术之美。

而最让她无奈的是,即使对着记者这样的年轻知识分子,如果没有她的解释,我们在这些图案上只能收获明艳的色块和别致的线条,而那份刺绣女子倾注于针线的心中深意,已经无人能见,即使得见,也少有知音。

为此,廖春妹正在筹备“台州刺绣博物馆”,不为别的,就为让更多的台州人了解本土刺绣的文化,这是她收藏了近万件刺绣作品后,迸发的梦想。


对 话

让更多台州人看到我们的文化

记者:国外热衷于我们的传统文化,而我们追求外来奢侈品,对于这个现象,你怎么看?

廖春妹:我们已经把代代相传的对美的直觉给丢了,但应该还没有丧失。很简单,同样看我收藏的这些刺绣,中国人除了眼前一亮,心里还会起反应。这和从前刺绣的女子一样,她们不知道什么色彩学,也没上过美术课,她们讲不出为什么,但能把心里想的给绣出来。这是我们的文化浸染所带来的审美观,它是属于我们的智慧。很多人追求国外名牌,花几万元甚至更多的钱买LV、GUCCI,其实把LV穿在身上,只能证明你的身价,但那不是你的文化。

记者:前些日子,你在台州书画院举办了刺绣展,你感觉有什么收获么?

廖春妹:我们很需要类似这样展示台州刺绣的平台,让更多台州人看到我们自己的文化。

我的两个女儿,之前也不了解台州刺绣美在哪里,这次展览我让她们俩当讲解人。她们因为要组织讲解稿,就要向我了解很多知识,进入其中之后,很快就迷上了。所以,台州刺绣也好,其它传统文化也好,和我们是息息相关的,是属于我们的好东西。不管是现在还是以后的年轻人,只要你给他们了解的机会,他们都不会排斥,传统文化本身就有这种吸引力。

记者:你本人掌握了那么多台州刺绣的知识,有没有想过传授给更多学设计的年轻人?

廖春妹:确实有学校在联系我,等时机成熟肯定会去教。对于美术教育,我有自己的想法。很多孩子可能艺术才能很出色,但成绩不好,因此无缘美术学院之类高校的培养,是很可惜的事。我本人就是靠自己闯,才接触到台州刺绣这样的民间艺术,所以,我鼓励年轻人多一点独立思考能力,寻找到自己所擅长、爱好的领域。我要是能开课,我很愿意教给自主来学、对刺绣这方面感兴趣的人,他们是能把传统文化传承下去的人。


采访手记

美无需说教就能深入人心

采访的当天,廖春妹穿的是一件丝绸质地的刺绣上衣,左手一串棕色的念珠,一头直发不加修饰,恬淡自然。她是个话不多的人,只有谈到和刺绣有关的话题,她的谈性才能上来。

在《中国民间刺绣『肚兜篇』》的序言里,作者丁立人先生写了廖春妹珍藏的肚兜带给他的震撼以及对“工艺美术”和“民间美术”观念的转变。丁先生感叹道:工艺是技术性的东西,技术不等于艺术,技术不能代替艺术。

廖春妹原本是工艺人,在接触了民间艺术的美好后,她改变了“匠心”,专注于“美学”。她说她最羡慕外婆,是因为当时绣花是女人的功课,和男人种地务工一样是必备技能,当她们将心思都用在创造美之上时,欣赏美、分享美,就成了无需说教就能深入人心的事情。

如今,她和本地的朋友圈走得不太近了,因为一些当初也曾绣过美好图案的女子,会问酷爱收藏刺绣的她:“这年头,收这些破烂干什么?”在台州人对本土艺术逐渐疏远的当下,廖春妹变得更安静,她要静心思考,如何保留台州刺绣,如何发扬台州刺绣。

当我问她“台绣”与中国四大名绣孰优孰劣时,廖春妹直言,不能拿条条框框来认知什么是“台绣”。和她细聊之后,感慨良多。确实,很多博闻强记的人都能说出“四大名绣”是哪些,但能说出每个绣的特色在哪里的人很少,重点是,其实对普通人来说,四大名绣的特点是什么,完全是空泛的概念,是无聊的,容易让求新、求真的年轻人逆反、抗拒的概念。

要让大家感受到“什么是刺绣”,让更多人直面刺绣作品就好。

我在廖春妹的公司看到了各种刺绣作品,有些属于台州刺绣,有些属于四大名绣,有些甚至不是刺绣作品,而是混合了中国国画或西方水彩画风格的工艺品。这些作品,唤醒了记者骨子里对中国传统文化审美的直觉。看着这些作品,我心里知道,这是我们的美,而且,她们真的很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