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免费注册    服务电话:0571-87136666
大师传承
大师传承
一脉相传
崔磊
  • 1992年毕业于天津市工艺美术学院
  • 同年进入天津市特种工艺品厂从事玉雕工作
  • 1993年来到上海发展,并幸运地成为了中国玉雕大师洪新华的弟子
  • 建立“青藤玉舍”工作室
  • 2012年获得“中国工艺美术大师”称号
传承的故事

想要得见千万身价的“荡魔天尊”,需从天津文交所拾阶而上,走进 “天容玉色”天津吾昆玉馆十八周年回顾献礼展厅,才能透过玻璃罩折射的层层光华窥见天尊法相。

和田玉雕“荡魔天尊”的创作者、最年轻的海派玉雕大师崔磊则一身休闲装扮,笑眯眯、乐呵呵地徜徉在展厅中,看起来颇像武侠小说中观之可亲可爱、实则深藏不露的“大师”。

虽然这名北方汉子早已在风雨世态中打磨成一副温润的模样,但骨子里还保留着“卫嘴子”语出惊风雨的特质。他谈到玉雕、谈到手艺,总是慷慨激昂、直言不讳,敏锐、狠辣、犀利、刺激,嬉笑怒骂如同手下刀工,在金石相交、碎玉飞溅的血性下,展现出不一样的高手风范。

从创意回归“手艺”

20年前,崔磊踏上了去上海学艺的道路。出身美术世家的少年郎一身傲骨,非要在“海派”的艺术世界里闯出一番天地不可。十年苦修,他迅速从籍籍无名的小卒成长为中国玉雕“天工奖”、中国美术“百花奖”的常客。诸多“很牛”的成绩鼓励他总想“反弹琵琶”,做别人想都不敢想的作品。如同打磨一件璞玉,从灵光乍现、华彩璀璨的阶段,终究要升华到温润质朴、浑然天成的境界。近来年,崔磊渐渐褪去当年“肆无忌惮”、大刀阔斧的创意风格,转向精雕细琢、精益求精地提升“内功”的层次。

“我走遍了世界各地,发现无论在哪里,最终保留下来的艺术珍宝,最终能够得到全世界认可的,还是人类所能达到的极致的手工艺。”如今,他更愿意潜心钻研传统技艺,一年只做几件作品,不求在创意上有什么惊世骇俗的突破,而只求在“手艺”上创造出旁人无法超越的巅峰。“成熟,需要一个过程。从创意求新求变到追溯匠人精神,这是螺旋式上升的一个阶段,是成长中的必然经历。”

完成于2014年的“荡魔天尊”甲胄严整、怒目圆睁,且有两重分身,似乎和传说中披发跣足的荡魔天尊大有不同。谈到这种变化,崔磊笑言:既然荡魔天尊的原始形象来自于古人的想象,那么今天的荡魔天尊形象当然同样来自于新一代玉雕师的想象。“每个时代的审美,决定了人们的想象力,决定了人们所能创作出来的艺术形象。创作,要继承古代匠人的神髓,而不是抄袭传统形象。我曾经做过一尊财神,不像传统财神一样满身绸缎,而几乎是赤裸的,想要传达的观点只有一个—把财富用来装扮自己的人不是财神,把财富都花出去的人才是真正的财神。‘荡魔天尊’传达的是神魔共生的理念,正反相生的哲理。”

我们才是“学院派”

传统玉雕工艺,讲究的是师徒相承、口传心授。崔磊能够将“海派”玉雕技艺发扬光大,自然得益于艺术名家洪新华大师。然而年少轻狂时,他也难免要和师父暗暗“较劲儿”。师父雕罗汉一绝,他也雕罗汉,还偏偏就要尝试一些师父没用过的技艺。

“那时候特别狂,觉得师父就是不敢雕成这样!你看,我敢雕!”怀着一股子犟劲儿,他一反传统,大胆把怀抱罗汉的内侧完全掏空,手指也根根分开—他顾不得师父的百般劝阻,一意孤行要打破传统的“桎梏”。工具换了一件又一件,玉雕在机器上“过”了一遍又一遍,在工艺最精细的局部,他连擦汗的时间都没有,全副心神都贯注到了自己的创作中。临近完工时,他的底气更足了,非要精益求精,小心翼翼地准备修整罗汉手掌内侧的一小块肌肉线条。白玉无瑕、塑形精致、气韵生动、线条分明,他和玉雕之间的距离几乎以毫米计算,手指沉稳,气息均匀,只待刀光轻闪,就大功告成。

一声脆响打破了凝滞的空气,让崔磊志满意得的罗汉手指掉在了工作台上。他从头顶到尾椎的骨骼仿佛同时发出一声巨响,每一个关节都绝望地张开又收紧,然后大脑才收到一条迟到的信息:你,坏活儿了!视野里的一切都变得血红血红,连鼻端都仿佛嗅到了耻辱又难堪的气味。他气得跳起来,抡起凳子要砸碎这件“坏活儿”,却被师父挡住,大喝一声:“你干什么?”

崔磊如同从噩梦中惊醒,怎么也平静不下来。师父安慰他:没事没事,我能修。崔磊并不信,于是师父放下工作,陪着他在华山道上走了一圈又一圈。等到他心绪平和后,师父才带领他重新回到罗汉像前,一点点修改补充。

“年轻的时候以为自己的技巧能超过师父,其实师父不是不会,而是知道这样做行不通。我以为我有36般神通就了不得了,师父有72般变化,只不过寻常时候不会炫耀罢了。”如今,崔磊也常见自己的徒弟跃跃欲试,非要雕出与众不同的新花样不可。他常常劝导,但心里明白:不出个终身难忘的“坏活儿”,年轻人是不会服气的。在传统手艺人的师徒传承中,教学相长的体系就是这样形成的。

期待第三块“石头”

崔磊能言善道,常口出惊人之语,他说过“敢雕板砖的才是真大师”,也会在玉雕价格节节攀升之际道破真相:“市场是愚蠢的”、“所谓市场趋势,不过是个安全系数”。在他看来,玉雕创作追求的不是人人交口称赞的市场效应,而是艺术家内心想要达到的“好”的标准。“做出第一条牛仔裤的人,那叫大师;做出第100条牛仔裤的人,只能称为工匠。谁引领了市场潮流,才叫有想法。‘大师’的作用是不断为这个世界提供惊喜和新的刺激,这(样的创作)才有意思。”

崔磊的乐趣在于雕琢玉石,而不在于和市场打交道。曾经在一次北京的展览上,有个朋友想要把崔磊的作品卖给某位影视圈大腕,然而言谈话语中谈工艺的部分很少,大部分时间在讲“青海料”的基础知识。崔磊越听越烦,伸手过去:“不懂就赶紧还我!”从业余藏家到专业藏家,再到专家级藏家,其中的差距往往不是时间或者金钱能够填补的。

“最常见的客人是什么都不问,付钱就买的;而最理想的客人是能帮你提升艺术造诣、帮助你成长的。”崔磊希望通过展览,能够结识更多专家级藏家,在沟通与交流中让自己的艺术更成熟。

20年前,崔磊雕得多的是翡翠玉料,跟随玉料的色泽、质地做出调整,雕刻出千变万化的工艺精品;如今,崔磊更多地使用和田玉籽料,如同在白纸上作画一般,展现出灵思妙想的艺术世界。“我的名字里有三块‘石’。翡翠是一块石,教会我玉雕,让我爱上创作;和田玉是一块石,让我有所成长,取得一定的成绩;我总觉得还应该有第三块,现在虽不知何时能相遇,但是却隐约觉得会给我带来更多创作灵感和更丰富的创作激情。”期待崔磊遇见他的第三块“石头”,让这位天津走出的海派手艺人可以构造出更令人目眩神迷的艺术世界,凭借精湛绝伦的手艺带给收藏界更大的惊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