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免费注册    服务电话:0571-87136666
大师传承
大师传承
一脉相传
陈毅谦
  • 1991年进入泥人张彩塑工作室,从事彩塑创作
  • 师从逯彤,杨志忠、张锠等前辈艺术家
  • 2012 年被国家工信部、文化部和资讯化产业部等九部委评为第六届中国工艺美术大师
传承的故事

陈毅谦对待彩塑艺术,有着礼佛般的虔诚;对待优秀文化之传承,更有着使命般的担当。在众人眼里他是一位清高的艺术家,一位获得过诸多荣誉的中国工艺美术大师。然而熟悉的他人却都知道,他是一位淡泊名利的修道人,也是一位勤奋朴实的读书人。彩塑是一种能让他真诚抒发自我情怀的行为方式,故而他的作品多是表现高僧与圣贤。

一,高山仰止唯虚云

初识毅谦,是在八年前。那时他正在为百岁高僧虚云老和尚造像,专程来请我做模特。其实我与虚云老和尚的形体特征差距很大,但毅谦执意相邀,是因为他早就打听清楚了,我早 曾经在扬州高旻寺禅堂里参学。高旻寺历史上出现过多位大禅师,也是虚云老和尚参禅悟道的地方,至今家风依旧。

毅谦是希望我能够准确地示范出禅堂里禅修时的坐姿。於是,我带来了禅僧常用的棕蒲团、心板和大褂子等器物,按照禅堂裏的规矩,示范了“盤腿子”和“挂腿子”两种坐姿。他仔细地从各个角度拍摄了多组照片,还泥塑了几款小稿。时间过去了很久,毅谦对自己的作品修改了太多次,可是始终也不能满意。尽管塑像中跏趺坐的姿态和衣纹等都已经很生动了,但虚云老和尚那种甚深禅定的寂静状态确实难以表现。

毅谦突然动身去了扬州高旻寺,回来不几日,《虚云禅师像》就定稿了。当我们直面於这件作品时,为之震撼和叹服的除了那嫺熟的彩塑技巧外,更是其强大的精神内涵。他首次采用了独创的“金铜彩塑”为艺术语言,也从此摆脱了传统泥彩塑的窠臼,进入了一个崭新的艺术天地。

二,世味哪有法味浓

陈毅谦笃信佛教,深浸文史,更从其中汲取丰富之营养。工作时,他喜欢播放《金刚经》、《六祖坛经》等念诵或讲解的录音,一边谛听著,一边凝神塑像。那智慧的音声,往往能将这小小的工作室与外界滚滚红尘相隔绝。

有一天,毅谦突然提出要学习禅修,那时候,他正在筹备《十八罗汉》组塑的创作。我想他禅修的目的,或许是为了更好地把握塑造罗汉的神态。於是,我与他分享了毗卢七支坐法的要领。

谈到《十八罗汉》的创作,自然就说起了佛教典籍《法住记》。其中记述了大阿罗汉“以神通力,常住世间,於无遮施会亲来应供。”所谓“蔽隐圣仪,同常凡众,密受供具,令诸施主得胜果报。”

毅谦决定到千僧斋无遮施会裏去采风,他携带著摄影器材,专程到五台山和黄梅四祖寺去参加千僧供斋法会。以此因缘,他系统地参学了禅修和佛教典籍,“法味”之浸润最终变幻成了他的作品。《十八罗汉》在慢慢地完成,整组造像於色彩之语境中衍生出圣者形象,透射著妙趣横生之灵动气韵,更蕴含著深邃悠远之禅味。塑像不是真人,而源於真人,更能生动感人,这正是陈毅谦彩塑的绝妙之处。

三,鲜明之艺术观点。

对於彩塑艺术,陈毅谦有着自己的学术观点。他不认同於把「彩塑」简单地归类为「雕塑」和「民间艺术」,他始终认为「中国传统彩塑」是一个自成体系的艺术门类。

毅谦早年曾系统地临习过山西双林寺、玉皇庙和山东灵岩寺等各个时期的优秀传统彩塑作品。近年来,在创作的同时,又对云岗、龙门和敦煌等不同时期的彩塑做过深入之研究,体悟这传承了数千载的「塑」与「绘」之巧妙融合。中国传统彩塑在具体的表现形式上,可分为泥彩塑、石雕彩塑和木雕彩塑等,是造像经过彩绘产生绚丽的色彩效果,成为多姿多彩的彩塑艺术品。云岗和龙门等多为石雕彩塑,敦煌和双林寺等多为泥彩塑,秦兵马俑等多为陶彩塑,其中的“铜车马”为青铜彩塑。而中国历代的传统彩塑很多都是倾举国之力,气势恢弘的大制作,与壁画建筑群等浑然一体。其中蕴含著深刻的宗教性与哲学性。而现代人将这样的作品简单地归类为「雕塑」和「民间艺术」,或许说是有待商榷的。

艺术理论上的认知,直接影响到了陈毅谦的创作。他食古而化,不受牢笼。在彩塑的塑形上,多融合了中西姊妹艺术之精华,更采用硬质金属材料作为塑像之主体。在彩绘上,除了沿用传统的工笔画技法外,更引进了中国水墨画中的相关技法。能将传统与现代相融合,又未见一丝牵强附会,这就是陈毅谦所首创的“金铜彩塑”。

在《虚云禅师像》和《弘一法师像》等作品的创作中,陈毅谦以西洋雕塑之结构蓄其势,以泥彩塑之圆润添其韵。人体比例准确,张弛有序。作品中有意减弱了飘忽跳跃的色块,而加强了色彩渐变的韵律。这种变化不仅仅是出於技法上的考虑,而多是出於作者表达内心感受的需要。

四,诚外无物蕴大美

画论云:“画令人惊,不如令人喜;令人喜,不如令人思。”彩塑艺术也是这样的。毅谦的《孔子像》、《财神像》和《锺馗赐福》等,这些带著作者体温和情感的作品,其所生动表现的人物,往往都会引发人们广阔而深刻的思考,而从中体悟到人生之真谛。

艺术家的核心功夫应该是更深入地去瞭解经典的和传统的东西,艺术可以追求时尚,但不能丢了文化。陈毅谦在创作《孔子像》时,要求助手们要和他一起读诵和谛听《论语》。这修养的过程,难能可贵地还原到他的作品中来。因此,他的作品体现了他所追求的一种精神价值,我想这也是对现代人价值观的一种反思。

人的精神之美在於能竭尽全力去完成生活赋予他的使命,而陈毅谦彩塑的价值,正是在於作者能致力於把塑法和人文精神融合在一起,使彩塑真正成为表露其人格、寄托其性情的理想方式。陈毅谦成功地营造出一种儒雅静谧之美感,如黄钟大吕之音。透过其温润敦厚的作品,可以使人们隐约地体悟到古今圣贤君子的人格和心态。

谨以小诗一首《赠毅谦仁者》作为此文的结束语:

禅心自在紫泥香。锦绣金章梦一场。

暑往寒来游於艺。景行维贤酿吉祥。

小屋曾延明月入。广宇何如贝叶藏。

临水心闲知鱼乐。葫芦敲碎取瓢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