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免费注册    服务电话:0571-87136666
大师传承
大师传承
一脉相传
吴元新
  • 1960年12月生于江苏启东
  • 17岁进入蓝印花布染厂,从此与蓝印花布结下不解之缘
  • 1982年,考入宜兴陶瓷学校美术专业
  • 1987年,全国第一家旅游工艺品研究所在南通筹建,吴元新开始专门从事蓝印花布艺术研究工作
  • 1997年,成立“南通蓝印花布艺术馆”
  • 1999年12月,吴元新蓝印花布收藏、设计作品展——“中国南通蓝印花布艺术展”在北京民族文化宫开幕
  • 2006年,荣获“中国工艺美术大师”称号
  • 2006年,鉴于吴元新在蓝印花布传承中所作出的贡献,中国文联、民协授予吴元新第七届中国民间文艺最高奖“山花奖”个人成就奖
  • 2006年6月 由吴元新负责申报的“南通蓝印花布印染技艺”被国务院公布为国家级非物质文化遗产保护名录
  • 2007年,参加“中国非物质文化遗产专题展”,为温家宝总理演示了制作蓝印花布及绞缬的工艺流程
传承的故事
儿时的情怀引他走进艺术殿堂
蓝印花布是我国传统的印染工艺品,距今已有800余年历史。据说,原来的工艺比较复杂,在南宋时期曾因社会经济状况不好,政府几次下禁令,不允许民间的老百姓使用,只允许宫廷使用。后来,有个民间艺人发明了刻纸版印染的工艺,也就是我们所说的“蓝印花布”。如此一来工效提高了、花型丰富了、费用也降低了,蓝印花布开始从江南流传到全国。
吴元新生于江苏省启东县,他的祖先是清末从苏州吴县迁移来的,同时也把纺织和印染技艺带了过来。祖辈们平时都靠自己纺织印染来满足日常生活。母亲每天都在纺纱织布,父亲在农闲时浆纱染线,有时也会把纺织的布拿去卖掉一部分换些生活费。让他记忆深刻的是,他80多岁的奶奶眼睛都瞎了,还在纺纱。吴元新就是在这种环境中成长的——清晨,他在织布机声中醒来;晚上又在织布声中睡去。那叽叽复叽叽的声音已经牢牢地印在了他童年的记忆里。
因为祖上在启东买了块地,所以吴元新全家虽然住在城市里,房子和周围的相比也是最好的,但邻居们却都是城市居民,他们家因为有地而是农村户口。为此,小时候的吴元新也曾有过自卑:邻居们有布票、粮票,孩子们穿的是洋布,而他从小却一直穿的是母亲纺织的土布;也曾因被家里织布的声音打扰了他写作业而厌烦过。

织布机的叽叽声执着地伴着吴元新走完了小学、中学的人生路程,以致后来这个声音已经融入他的生命中,没有这个声音他甚至会睡不着觉。小时候,在父母纺织印染的时候,他会凑上前帮忙,结果弄得满脸都是染料。这种环境令他从小就对纺纱印染产生了难以割舍的情感,而父亲粗拙的图案也给了他最初也是最浓郁的艺术熏陶,使他在潜意识中对蓝印花布情有独钟。


从学徒工到从事专业研究
16岁那年,吴元新中学毕业后,因为父亲身体不好,家庭生活日渐困难,他作为家里唯一的男孩,想着该为家里负担一部分责任了。
上个世纪70年代中期,乡镇企业开始在农村兴旺,正好有个蓝印花布染厂招用人员,17岁的吴元新在自觉与不自觉中加入了这个行当。其实,那个时候招用人的地方很多,如电机厂、半导体厂、塑料厂等都是当时比较现代化的企业,他完全可以选择更好的。而当时,在染厂的工作是很被人看不起的,被看作是很落后和古老的工作,甚至找对象都有困难。但是,骨子里一种说不清的原因还是让吴元新选择了染厂。
他从染布、刮浆、刮白、整理等基本工艺技能学起,一年后,他被调到了刻版设计师,跟随一位经验丰富的师傅学习设计和刻版,这也是染厂中最好、最有技术含量的一个部门。其间,他经常跟着师傅们利用休息时间到民间收集各类蓝印花布。这时候收集的学多明清时物件后来都成了他博物馆里宝贝,而在当时却仅仅是为搜集各类纹样,以便设计出更好看的蓝印花布。后来为了更快地提高自己的业务水平,加强自身的艺术素养,他又经常利用业余时间到当地的文化馆学习美术。
1982年,在单位的支持下,吴元新考入宜兴陶瓷学校美术专业。他人虽然离开了厂里,但心却没有离开。因为他和厂里有个“君子约定”——学习期间还要继续为厂里搞设计。而这些也是十分乐意的。
那个年代染坊里面考出去的人几乎没有。吴元新至今还记忆犹新的是,到宜兴上学后,当时学校里的图书馆其实很小,但这对于从没出过门的他来说已算是大开眼界,也大大打开了他的思路。在学习期间,他设计了许多蓝印花布的新纹样寄给厂里。客商看了他的设计后非常喜欢,当然,大批的订货给厂里带来了很好的经济效益。
当时,按照他和厂里的约定,由他设计的图案如果被采用,厂里每张付给他10元钱。但事实是他设计的全被用了,厂里觉得这样付给他的费用太高了,于是就干脆和他商量无论是否采用,只要他寄回来一张,就给他付7元钱。
在3年的陶瓷学校学习中,吴元新并没有和陶瓷结缘,反而因为不断琢磨蓝印花布的图案创新,而成为图案画最好的学生。因此,1985年毕业时学校把他留校,专门教学生画图案。说起来好笑,当了老师的吴元新按理说应该可以和厂里没有关系了,但奇妙的是他反而跟厂里联系更紧密了——因为他把蓝印花布的图案设计作为一种美术基础图案运用在教学中,并带动学生们共同设计蓝印花布图案。当然,学生们也会手到厂里的报酬,这或许就算是那时候的“半工半读”吧。
1987年,全国第一家旅游工艺品研究所在南通筹建,其中,又把蓝印花布作为专门的一项研究内容。对蓝印花布工艺设计十分熟知的吴元新自然成了最恰当的人选。从此,吴元新开始专门从事蓝印花布艺术研究工作。他从学校有回到了南通。
在这个岗位上,吴元新一干就是10年。这10年对他来说非常关键,他走过了一个这样的过程:从染坊学徒到学校搞设计实践再到专门从事研究。他因此对蓝印花布有了更深层次的理解。在这10年里,吴元新跑遍了南通地区的印染作坊,走访了几十位民间艺人和作坊师傅,广交朋友,收集了一批流散在民间的优秀纹样、实物及图片资料。
1989年,上级又选送他赴中央工艺美术学院装饰艺术系深造,接着他又考入中央美院,得到民间美术系主任杨先让教授的指导。在北京的两年中,吴元新完成了海内外畅销不衰的鱼壁挂系列画稿,还完成了荣获全国旅游工艺品优秀奖的蓝印花布壁挂系列。
在北京求学期间,吴元新还很有“生意”头脑,把自己设计制作的一些小挂件拿到学校的小卖部里代销,本是想试探一下人们对蓝印花布的关注度,没想到一销而空。蓝印花布意想不到地受到欢迎,这更坚定了他继续深入研究蓝印花布的决心。

北京的学习给吴元新打开了很好的基础。他同时也意识到,如果没有实践一切都是空的,因此他回南通后很快在自己的研究所里开了一个染坊。如此一来,吴元新就可以直接把自己的设计通过染坊加工成产品,然后到周边的旅游城市试销、评奖等。同时,他还为厂家开发了一系列适合当代人需求的服装、鞋帽、台布、窗饰、壁挂、玩具等。


追梦“蓝白世界”
1996年,南通旅游工艺品研究所因经济效益不好无法维持下去,被一家制帽厂兼并,要求从事蓝印花布的人要全部改行。这意味着要吴元新放弃从事20年的蓝印花布工作。怎么办呢?只有两个选择,要么继续在帽厂从事设计工作拿着那份令人羡慕的稳定收入,要们辞职“下海”另闯一番天地。
当时,人们对“下海”还有许多担忧。吴元新的想法也一样遭到周围人的反对,但他实在割舍不下令他心痴神秘的蓝印花布。
此前有日本客商因为对蓝印花布的喜爱,因为看到了蓝印花布这种民间工艺品的文化价值,曾借用吴元新收藏的物品在上海建立蓝印花布陈列馆;还曾带着他收藏的蓝印花布到日本等地进行展览。这事情对吴元新触动很大——连日本人都如此珍视蓝印花布这门民间艺术,我有收藏、有设计,又从事了这么多年的研究开发工作,自己为什么不能为蓝印花布营造一个陈列的殿堂?吴元新觉得自己有责任承担建馆的工作,他决心建造一个中国蓝印花布艺术馆。
经过深思熟虑吴元新毅然辞职,一心扑到筹建艺术馆的工作中。想法总是容易的,但实际操作起来却并不简单。令人欣慰的是,他很快得到了南通是文学艺术界联合会、民间文艺家协会及他父母的鼎力支持。父母亲还把在启东老家的房子租出去,用租金补贴他在南通建立艺术馆的房子租金。
经过一年的准备后,1997年吴元新在文峰公园内一个偏僻的院落里挂上了“南通蓝印花布艺术馆”的牌子,把自己20年来收藏、开发、研究的成果和几百件蓝印花布精品布置成他梦寐以求的“蓝白世界”。后来,又在蓝印花布艺术馆下面成立了染坊。为了成立这个艺术馆,吴元新花光了所有积蓄。
起步的前两年非常艰难,吴元新经过艰苦努力,设计了一批蓝印花布工艺品投放市场。以文促商,集收集、研究、开发、生产为一体的私家艺术馆的生存之道在实践中不断形成。白天,他在艺术馆里接待一些客人,介绍蓝印花布;晚上,他到蓝印花布的作坊里制作设计蓝印花布。这样3年之后,艺术馆终于渐渐实现了自给自足的局面。
随着蓝印花布对外交流越来越频繁,来关参观的宾客也日益增多,原来偏僻狭小的蓝印花布馆已不适应接待中外参观者的需求,收藏的历代精品也得不到更好的保护和展示。对于这一问题,市政府很重视,决定帮助吴元新建一座新的蓝印花布艺术馆。

座落在风景秀丽的南通濠河边上的新蓝印花布艺术馆古朴雅致,不仅陈列了上千种蓝印花布制品、图片,以及古旧纺纱机、织布机,还生产自己品牌的蓝印花布产品,许多人慕名而来。而且,蓝印花布艺术馆还被中国民间文艺家协会命名为“中国蓝印花布传承基地”,成为南通的一个特色旅游亮点。


用蓝印花布勾勒永久绚烂的民间文化
如今,蓝印花布艺术馆的成功经营,不仅弘扬了祖国传统文化,还提高了南通的知名度。1998年,吴元新接受台中文化中心邀请,作为大陆唯一的染织专家代表赴台参加“亚太地区编制工艺家交流展”,展示南通蓝印花布系列产品,讲授蓝印花布图案艺术,并演示了蓝印花布工艺流程,成为交流展的焦点。一位居住在台中市的70多岁的南通籍台胞中风瘫痪在家,听说家乡的蓝印花布在台中展览,硬是请人把他连轮椅一起抬上汽车,专程赶到台中文化中心,支撑着半残的身体坚持看完展览。
1999年12月,吴元新蓝印花布收藏、设计作品展——“中国南通蓝印花布艺术展”在北京民族文化宫开幕。这是中国蓝印花布第一次登上国家级展览馆。展览吸引了大批中外宾客,首都40多家媒体对此盛况做了报道。
2004年5月,全国政协常委、中国文联副主席、中国民间文艺家协会主席冯骥才先生应邀到南通,参观了南通蓝印花布艺术馆。当看到《中国蓝印花布纹样大全》的样稿时他十分高兴,鼓励吴元新要继续走街串巷,挨家挨户搜集。当谈到吴元新为回复明清蓝印花布染坊正在做准备时,他立即称赞这个想法很好,并建议吴元新广泛搜集蓝印花布及染坊的相关旧物器具,每一个细节都不能忽视,如民间有遗存的原始染坊要整体搬移,或加以组合,恢复染坊要尽量用原物,尽可能反映原来的风貌,哪怕是一缸一碗都要原汁原味地保留下来,真正把事情做到极致。他风趣地说,人活在世上,要在地球上划一道痕,留点对后人有用的东西。临别时,冯骥才先生欣然为蓝印花布馆题词:“靛蓝人间布上美,青花世界馆中看。”同年,吴元新的《中国蓝印花布纹样大全》藏品卷和纹样卷的出版,填补了我国蓝印花布纹样专著的空白。
2007年在第二个文化遗产来临之际,吴元新全家参加了在北京世纪坛由文化部举办的“中国非物质文化遗产专题展”,并且荣幸地为温家宝总理演示了制作蓝印花布及绞缬的工艺流程。总理鼓励他们要传承好蓝印花布这个国家级的非物质文化遗产。
如今吴元新从事蓝印花布的制作、研究已经有30年,几十年中,他为保存和弘扬南通蓝印花布艺术,一直坚持不懈地努力,吴元新创作的作品不仅在国内一枝独放,在海外更是奇货可居。“那么,这样一幅蓝印花布的作品最高能卖到多少钱呢?”笔者本一位会听到一个天文数字。可没想到此话一出,正在侃侃而谈的吴元新,似乎有了些许惆怅。他忧虑地说,这也正是阻碍蓝印花布传承下去的难题,因为它的经济效益和传承人实际付出的相比太悬殊了,所以,蓝印花布的传承人少之又少。
随着国家对包括蓝印花布在内的非物质文化遗产越来越重视,吴元新终于看到了希望。更让他备感欣慰的是,在蓝印花布世界里出生长大的女儿吴灵姝和吴元新一样热爱蓝印花布。就读于中国艺术研究院研究生院的吴灵姝,作为蓝印花布的第六代传人,已经熟练掌握了蓝印花布技艺中刻、印、染以及绞缬、夹缬等传统技法,并立志将来传承父业。
面对接踵而来的荣誉,吴元新感慨万千。他说,这是社会对他近30年来保护、抢救、挖掘、继承开发蓝印花布传统技艺所作出努力的肯定,更是一种责任。他要用蓝印花布勾勒永久绚烂的民间文化,他感觉肩上的担子很重。
他立下誓言:悠悠我心,尽在蓝印;上下求索,痴心不改;弘扬传统,此生无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