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站
您好!请登录|注册
首页 > 艺百科 > 艺史奇事

大家翰墨书佳话 艺坛路上铸人生 ——记书法名家沈立新

2015-08-27 19:04:24 来源:《 人民日报海外版 》

沈立新,号瑜之,书砚斋春寒楼主,安徽省含山县人,1950年10月出生。现任江西省新余市政协副秘书长、文史委主任。系中国书法家协会会员、中国国画家协会理事、中华诗词学会会员、江西省政府文史研究馆特邀书画家;江西省美术家协会会员、江西省作家协会会员;新余市书画研究会会长、新余市书协名誉主席、新余市诗词学会常务副会长。

沈立新,这个大山丛林、乡间泥土孕育的精灵,自小就历经了家境贫寒,痛失父兄的磨难。天真懵懂的他自然不知道路在何方,不知道将来是何模样。或许,就是这份天真无邪,这点懵懂乏知,在几十年后造就了一位中国书法名家。有天赋,有勤奋,有幸遇名师的机缘,还有书法大家沈鹏先生20余年的无私指导、教诲和关爱。今天,就让我们一起探寻、分享他的成长历程和与书法大家交往的传奇故事。


出身寒苦  早年丧父失兄

天赋聪慧  爱好立就新业

在上个世纪60年代三年困难时期,沈立新正值8岁。全家举迁从安徽含山县来到江西庐山脚下的云山垦殖场。

沈立新的父亲1960年离开了人世。因为穷,没有遗像,记忆中沈立新对父亲的面容一直很模糊,这成了他心中永远的痛。

在父亲去逝后不久,沈立新的哥哥又患上了肺结核。哥哥天资聪明,擅长绘画,偶有空闲,就教弟弟画画。没多久,哥哥也离他们远去了。哥哥去世前,给弟弟取了一个学名,叫“沈立新”,意在继承兄志,立就新业。逆境促早熟,艰难出勤奋。沈立新发奋学习,品学兼优,并从四年级跳到了六年级。

三年级时,沈立新迷上了写字。凡老师在课堂上板书,他都会睁大眼睛看老师的一笔一画,不管是正楷或是流畅的“我体”,甚至是工整的美术字,他都纳入心怀。同学们常看到他在课桌上、墙壁上、沙地上涂涂画画。

在那贫困的年代,沈立新只能一纸多用。先是淡墨写,等纸干了,再用浓一点的写,如此三、四遍才作罢。为了有纸练字,他几乎每天要去翻废纸篓,捡旧报纸,甚而向别人讨要弃用的作业本。时间一长,他自己也不满意了。因为前面写的字总是被后面的字盖掉,看不清变化,无法对比。正在他为此烦恼的时候,班上来了一位新同学,他爸爸是造纸分厂厂长,是个“烟鬼”。当年,抽八分钱一包的烟都是要凭票购买的。小立新灵机一动,以班长的“身份”,动员同学们分头去电影院、商店、食堂等公共场所帮他拾烟头。他把拣回来的烟头一个个掰开来,分装成多个小包,隔三差五地送给这位叔叔抽。孩子的天真弄得厂长直摇头。从此以后,厂长便时不时拣些废土纸、草纸让儿子送给他。土纸、草纸都有近似宣纸的润墨功能,尽管粗糙一点,总算暂时解决了纸荒问题。

有了纸,沈立新就要在“立就新业”的道路上起步了。


虔心求进  幸遇名师

勤学善悟  终有所成

时光荏苒,已是青年的沈立新被安排在垦殖场搞教育工作和后来的党委工作。

此时的他,在当地已小有名气。他经常为单位及求字者帮忙写毛笔字,每当写完或把字悬挂起来,他总要伫足审视,从中寻找亮点。遗憾的是不但亮点不见,“我体”依旧。算算也临池几年了,何以徘徊不前呢?苦闷之余,他想起了罗志峰、游和钧两位老师要他多临帖悟帖,虔心求师,先精一家的教导,决心像狂僧怀素那样“担笈杖锡,西游上国,谒见当代名公”。

沈立新是幸运的,上个世纪八十年代初,他得到两位高人的指教:一位是中国书法家协会会员、江西文史馆馆员熊尧昌先生;一位是著名诗人田间。熊老功力丰厚,书法高古苍劲;田间的诗曾经激励了一代热血青年,对书法也有精深的研究。二老平易谦和、真诚待人的品德和高深的学识,让沈立新懂得了学书法非一朝一夕之功,既要从传统中求法度、于名帖中学风骨,还要加强文学修养,不断提高阅读鉴赏能力。真是拨开云雾见晓日,激情之下他写出了“翰途维艰贵接力,砚田躬身自奋蹄。经受天磨勤引路,悟得势法归真一”的励志诗,并把它作为座右铭。

沈立新的书法作品自1974年在江西省内展出,直至被推荐到全国各地;1986年其作品开始走出国门。当年,他成为江西省书法家协会首批会员,并荣获“全国墨苑群芳书法大赛”一等奖。

庐山,这座承载着千年文化古蕴的圣山,接纳过陶渊明、李白、苏东坡、朱熹等历朝历代文化名人,也孕育出一大批精英奇才。1988年春季的一天,已经在庐山举办过首次书法个人展览的沈立新,站在气吞万顷的含鄱口上,遥望着云蒸雾遮的五老峰,不由得思绪万千。诗文书画综合素质维系一身的他,深呼吸,观云海,目光深邃而炯远。庐山的胸襟是博大宽容的,那从鄱阳湖上冉冉升起的一轮红日,照映得沈立新一脸灿烂。

然而,书法大家的一番教诲,让春风得意、踌躇满志的沈立新沉寂了下来,并因此而出现了脱胎换骨般的巨大改变。


沈鹏厚爱  5次免费题词成就书坛佳话

大家风范  25年教诲恩泽千里师仪天下

沈鹏先生是当代书法史的亲历者、参与者,又是书法艺术的实践者、拓新者,并长期担任中国书协主席等职务,堪称为当代书坛领袖人物、书法大家。

沈鹏先生《咏泰山》诗云:“博大不让土,崇高不求同,不以群山小,群山仰一宗”。他那高尚的人格魅力和杰出的艺术成就,为其在当代书法史上的大家地位作了历史定位。

沈立新与沈鹏先生的书法缘分和师生情谊至今已有二十五个年头。

沈鹏先生对他的引导与教诲可以说是循序渐进的,主要体现在为他的五次题字上。

1987年8月,江西省书协为他在庐山举办第一次书法个展。那时沈立新37岁,当时在省内举办个人展实属个别,初生牛犊不怕虎,在众多艺术前辈的支持关心下,办得较圆满。然而,鲜花与掌声并没有陶醉他,静下心来认真反思,自己的作品还很单薄,底气不足,显得幼稚和蕴含量不够,说到底是眼高手低,创作质量跟不上,艺术水准偏低。于是他想到了沈鹏先生,写信到人民美术出版社求教于沈先生。

沈鹏先生给予了耐心指导。沈先生的教诲让沈立新有醍醐灌顶之感,顿悟,他决定一切再“从头越”,重新沉浸于传统的法帖临习之中。

这剑一磨就是十年!

十年后的1997年10月,江西省书协又为他在新余市举办第二次书法个展。他觉得这回个展在品味风格上要比10年前的庐山展览的作品应该有了一些变化突破。于是,他提前写信请教沈鹏先生,将这次个展的想法、愿望等,一一向沈先生作了汇报,并恳请沈先生可否为他这第二次个展题展标。怀着忐忑不安的心情将信发出;又怀着同样企盼的心情渴望回音。1997年7月,这是发信后的第二个月,沈先生来信了,并欣然为他题了“沈立新第二届书法展览”展标,这是沈先生第一次为他题字。

1999年,沈立新已由市文联调入市政协工作,他欲在北京正式出版第一本书法集,作为五十岁之前书法学习的小结与回顾。为此,他将计划出版个人书法集的想法向已是全国政协委员的沈鹏先生又一次作了汇报,沈先生这次又热情地答应了他的恳求,为其书题签。8月上旬,北京的挂号大函寄来了,“沈立新书法集”六个峻拔苍雄的书名字珠光四射。这是沈先生第二次为他题字。

更令人感动并意外惊喜的是第三次、第四次题字。

2006年元旦,沈立新计划丙戌岁在书法专业报刊上举办“报上作品展”,于是,便将此想法向沈先生致函汇报了。2006年2月22日上午,一个北京的长途电话响了,“沈立新同志吗?我是沈鹏。”他一惊,这是沈先生第一次亲自打电话到他手机上。“啊!沈老师,您好!……”“你的信收到了。你需要我什么帮助,要我做什么,你说吧。”当沈立新说明原由,可否再请他题书法作品展标时,他即回答“好,我帮你写好寄来。……你是1950年生的,比我年轻得多,你要多努力学习,书法上要再提高,再提高……”

连说了好几个“再提高”,倾注了沈鹏先生之殷殷期望。他那极富磁性感染力的话语,中气足而音域阔,声音亮而倍亲切,不到10分钟的通话,令沈立新久久振奋不已,感动得热泪盈眶。

不几日,他就收到了沈鹏先生寄来的大札。令他万万没有料到的是,沈先生竟然为他题了两幅作品:一幅是“沈立新书法作品选”展标,另一幅是题词“挥毫落笔惟从容——沈立新书法作品出版纪念”;与两幅题字作品同时寄来的还有一本沈先生刚出版不久的新书“当代名家诗词集·沈鹏卷”《三馀诗词选》,令他异常惊喜而倍受鼓舞!沈先生知他亦喜欢诗词,昔日曾得到过沈先生的书法著作及《三馀吟草》、《三馀续吟》,而这本书则是前几本诗集的后续精选,共洋洋465首诗词。沈老师不仅是书法大家、当代书坛的领袖人物,而且也是造诣精深的美术评论家、诗人和编辑出版家。

在沈老师的鼓励鞭策之下,沈立新的书法创作激情飞扬,逸兴入神。

2008年春节,他有感于诗书画创作的相互作用与影响,特别是早先学过的美术基础与诗词文学对书法作品品性的辅垫有着密切的支撑渗透作用,所以在出版诗书画作品集的同时,还想再办一次诗书画个展,以检验学书几十年来画、诗文对书法创作的辅衬影响效果。于是,他又向北京的沈鹏先生汇报了这一想法并专门致函沈老师说明初衷计划,请求老师点拨开示,并赐教。当时,沈鹏因开展“中国国家画院沈鹏书法精英班”非常繁忙,年事已高的沈先生还是于2008年5月29日挥毫纵笔写下了“沈立新诗书画展”七个字展标,6月3日收到墨宝后,沈立新激动不已,夜不能寐。沈鹏先生对他的厚爱与激励,已经远远超过了题书本身。这便是第五次题字。

沈鹏先生对沈立新的扶持、教诲与关爱,至今已25个年头,贯穿于他担任中国书协副主席、代主席、主席、名誉主席四个阶段;沈立新也经历了书法学习的磨砺、思考、沉浸、习染、不断探索、逐步定型的几个时期。沈鹏先生作为当代书坛大师,可以说字字千斤,笔笔精华,却又是那么平易近人,扶持后学,其恭谦典雅的文人气质体现了艺术大家的人格魅力和品德风范,堪称天下为人师的楷模。二人相距超过1500公里,可谓恩泽千里。

沈鹏先生的五次题字,对沈立新来说,都是一个从头学习、不断鞭策的里程碑,对他人生的影响和艺术耕耘的激励是深远而持久的。活到老学到老,还有许多没学到,他以此为坐标,再学习,再提高,再攀越,不断汲取营养,聚众家之长,在传统中游弋,在磨砺中思考,并将沈先生的题字化为不懈求索的动力,在字海墨林中跋涉移步。

每当谈到与沈鹏先生的20余年交往,沈立新总是心潮澎湃。正如沈立新所言:“二十多年来,沈老师的墨宝、教诲、挚爱一直伴我在书法园地中风雨兼程,一路走来。遇坎坷不丧志,遇惊喜不骄狂;有感悟常励奋,无成就不气馁;真诚耕耘诗墨画,天道酬勤字中诗。沈老师对我博大之爱、无私引导与教诲,无论是做人还是学书,都是一生学不完、用不尽的人生精华源泉,是我学习书法的动力”。


即景诗联嵌名诗联  提毫随吟笔落诗成

50年勤奋探索积累  造诣深厚风格独具

书法艺术作为中华民族文化宝库中特有的一大瑰宝,沈立新在穿越艺术与人生的时空中,一直在追求这一瑰宝独特的神韵与光彩。他自幼习翰,五十年不辍,一路走来,风雨挥毫,渐入臻境,使其书法诸体俱佳,特别是行、草、隶书,形成了他独特的风格。

沈立新在其书法作品中,除了注重表达书法艺术的精神内涵,还追求一种较强的视觉效果,抑或说一种美学效果。他的作品结构严谨,强调总体协调,注意细微把握,讲究形、神、韵趋向一体,其形于外而神于内的书体特征,是非常鲜明的。

他的书法风格源自颜楷真书和王体行书,却又叛逆性地挣脱前人的蕃篱,形成了自己落墨从容、圆润浑实,同时又自然酣畅、飘逸潇洒的艺术共性特色。但纵观他的楷、行、草、隶、篆等书法诸体,却又具有其独特的章法、结构和个性特征。譬如,其楷书落墨沉静,于端庄中见灵秀;其行书含锋藏神,于圆润中见苍遒;其草书走墨豪放,于虬媚中见雄健;其隶书凝重古雅,于笔法中见金石之韵……正如书界领袖沈鹏先生为其题签的七字真言:“挥毫落笔惟从容。”这就要求书法家既要有高超的艺术素养、深厚的书法功底,更要有一种心气沉静、神韵腕健、处变不惊的气度。从这一点来说,沈立新无疑做到了。他在书法创作中,大到巨幅长卷,小到咫尺短笺,均是落毫有致,掷笔成章,无一废纸,更无败墨,布局稳健严谨,落款恰到好处。

所谓,字如其人,腕见功力。就综合素养而论,沈立新堪称是一位学者型的艺术家。其学识底蕴非常深厚,诗、文、书、画相互兼容,且总是以一种充沛的创作热情和沉静博学的艺术心态,在丹青翰墨和诗文艺海中遨游。所以,他在书法上的臻境造诣,与其良好的文学修养是分不开的。可以说,也是他较扎实的诗文功底,成就了他的书法创作。他既能即兴赋诗,也能嵌名雅对,这又形成了他在书法创作上的另一特色。他的诗、词和联句,总是穿行在他的书法或绘画作品中,且每每是提毫随吟、落墨嵌句,使其诗、书相得益彰,颇有一种大匠之风。

齐白石先生就曾经说过:“学我者生,似我者死。”假如书法家不能走出某些固有的碑帖范本,即使俯视绝妙,也只能算是“仿品”,或谓之“奴书”。而沈立新已注意到了这一点,他除了潜心揣摩自己所心仪的书法艺术特定的章法与结构,更多的是在笔势的奇正变化中苦苦探索。随着他生活的不断积淀和艺术素养的提升,他的心路历程和创作历程,在一并丰富着、成长着和延伸着,并力求使他的书法在魅力、美感中淋漓展现。他在书法创作中,既寻碑觅帖师承传统,又突破蕃蓠另辟蹊径,并以奇正(创新为奇,传统为正)变化为核心,追求在书法创作上做到似奇反正、不主故常、意蕴深厚和对立统一,从而形成了他气韵沉雄的书法艺术风格。

沈立新先生书法艺术的重要特质,就是以自己的诗画为基,线条为轴,墨色为心,舒发自己的情感和展示“写我”作品的人文魅力。书写自己的文采底色和蕴心之声,慕古而不抄古,追贤而不仿贤,创作时,不做抄家。创作时,他激情纵横,气流四射,嵌名雅对,即兴挥毫赋诗,倾刻间嵌名诗、联浑然天成,思维缜密。诗书画和谐兼容,翰墨文笔同行,心画诗痕共鉴,真可谓一道雅致而独特的艺术风景。那独立创作的50米书法石刻长墙和那一幅幅丈六匹独字榜书系列更是震撼人心。这也正是沈立新先生书法风采和艺术履痕亮点的魅力所在。

沈立新还有着174个注册弟子,他亲手辅导,免收学费,目的只是为中华民族优秀文化的传承尽一份责任之心。


残碑拓片补书法神韵逼古

青花瓷上舞线条再辟天地

沈立新1999年在北京出版了第一本书法集。书中的自书拓片,以篆、隶、正楷示人,神韵直逼晋唐残片。作者穷于探索、劳其筋骨的治学精神令人叹服,他耗费了多少时日姑且不论,但在时下浮躁的年月,如此潜心耐得寂寞的实为罕见。

2010年1月10日,以国画大师傅抱石先生名字命名的抱石画院迎来了一场特别的展览,一百多件挥写在陶瓷上的书画作品,让观者为之眼前一亮。而由中国工艺美术大师、中国陶瓷艺术大师、鲁迅美术学院教授关宝琮先生题写的展标,则足以证明这次展览的档次和份量——作者就是著名书法家沈立新。

展厅里,从两米多高的钨砂青花瓶,到一掌可托的品茗青花壶,26种不同样式的陶瓷艺术作品,真可谓琳琅满目,美不胜收。那奔放在陶瓷上的线条之舞,赋予了冬日里一个个清凉瓷瓶以炽热的情怀,那是沈立新先生从艺五十年艺术功底的实力展示,更是他于艺术之路上下求索的精神体现。这是沈立新步入花甲之年开创的另一片艺术新天地,所有关于书法绵延不舍的挚爱、奔涌不息的激情、笔耕不辍的勤勉,都凝结在点画与线条之间。

“欲立身,先立品,人无品不立;要创作,先求知,人无知难创。”这是沈立新对人生的一种感悟。“有些事年轻时不懂,到懂时已不再年轻。”这是沈立新对人世的一种理解。这让沈立新学会了“放下”:放下身心,勇于探索从未走过的艺术新路;放下身架,乐于将传统的书法艺术惠及大众,那正是艺术生命的不竭之源!


工艺中国

您手机和iPad里的工艺美术情报站

扫一扫,把“工艺中国”装进口袋
即时资讯,尽在掌握
(责任编辑: 王文丽 )
注:本站上发表的所有内容,均为原作者的观点,不代表工艺中国网的立场,也不代表工艺中国网的价值判断。
 浙公网安备33010602000862号
地址:浙江省杭州市拱墅区莫干山路972号北部软件园泰嘉园A座405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