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0后设计师吴灵姝:回乡,只为了那儿时的蓝白梦

2018-09-26 11:33:48 来源:工艺中国
摘要: 当你在百度上搜索吴灵姝的名字,会发现这个出生于1988年的年轻人,已经在传统手工艺行业小有名气。如果不是因为决定回来帮助父亲传承蓝印花布事业,吴灵姝可能会成为和千千万万年轻人一样的“北漂”。但是,她最终选择了回归和坚守。

【工艺中国 行业快讯】当你在百度上搜索吴灵姝的名字,会发现这个出生于1988年的年轻人,已经在传统手工艺行业小有名气。

 

 

如果不是因为决定回来帮助父亲传承蓝印花布事业,吴灵姝可能会成为和千千万万年轻人一样的“北漂”。但是,她最终选择了回归和坚守。这是吴灵姝的幸运,也是蓝印花布的幸运。蓝印花布印染技艺,是国家级非物质文化遗产项目,距今已有1300年的历史。在江苏南通,蓝印花布之乡,吴灵姝与父亲吴元新两代人均为这一技艺的传承人,曾经一心想留在北京闯荡的女儿为什么最终选择留在家乡?父亲又是如何甘守这份当年女儿最怕被人笑话的印染工作?今天,我们一起走进吴灵姝和父亲的蓝白世界。 

 

 

女儿要闯荡世界,爸爸着急了

 

2008年,年轻的吴灵姝报考了北京理工大学产品设计专业。收到录取通知书的那天,爸爸吴元新高兴得一整晚都没有睡着觉。他觉得自己痴迷一生的蓝印花布后继有人了。

 

 

吴元新是国家级非物质文化遗产蓝印花布印染技艺的代表性传承人。在女儿吴灵姝的记忆里,父亲的大半辈子只有两件事,一件是忙着走街串巷地收老布,另一件便是扎在家里的作坊里染新布。 

 

蓝印花布印染技艺国家级传承人吴元新

 

 

在她上大学走的时候,我把她的画板、笔记本全都用蓝印花布包着,就希望她能想着蓝印花布。而当女儿吴灵姝看到行李中的这些蓝布时,却收一收就放到了一边。

 

 

走进大学的吴灵姝离开了从小生活的蓝白世界,开始了她喜欢的绘画与设计。毕业前夕,吴灵姝告诉父亲:我要留在北京。

实际上,我那时候我没有办法了,一个研究生她都不愿意真正做我们的技艺,我身体也不好,如果说她不回来,蓝印花布家族式的传承真的要断了。吴灵姝不愿意回到南通,“自己还没有在大城市闯一闯,不甘心。”

 

蓝印花布的“守护者”

 

 

20年前,吴元新在江苏南通办了一家蓝印花布博物馆,目前馆里共收藏了三万两千件蓝印花布,其中年纪最大的蓝印花布已经400多岁。据吴元新介绍,蓝印花布最独特之处在于,在印染过程中,灰浆开裂自然形成的冰裂纹,正是蓝印花布独一无二的原因。

 

 

明清时代的江苏地区,女子以穿蓝印花布为美,男子以穿蓝衣长衫为美。孩子出生时用的襁褓是蓝印花布,上面印“长命百岁”和“吉祥如意”的图案;

 

 

 

当上学时,父母用印上“状元及第”的蓝印花布被面鼓励孩子好好学习,考取状元;到孩子结婚时,父母送上“麒麟送子”的被面,祝愿早生贵子,多子多福; 

 

 

当年纪大时,孩子给父母送上“福寿双全”的被面,祝福长寿平安。如今,蓝印花布的使用虽然没有过去那样频繁广泛,但它的朴素、清新、淡雅的风格仍然得到许多人的喜爱。

 

 

目前的蓝印花布在全国各地都能看到,但将其收藏、抢救、传播、制作、创新串成了完整传承链条,还保留了技艺核心环节的,只有江苏南通。而这一切归功于吴元新几十年来的努力。吴元新生于江苏省启东县,他的祖先于清末自苏州吴县迁移而来,同时也把纺织和印染技艺带了过来。祖辈们平时都靠自己纺织印染来满足日常生活。

那时候母亲纺纱,祖母织布,父亲染色,我从小就是在织布机旁边,在染缸边上长大的,所以毕业以后,第一份工作我就选择了蓝印花布。他从染布、刮浆、刮白、整理等基本工艺技能学起,一年后,他被调到了刻版设计师,跟随一位经验丰富的师傅学习设计和刻版,这也是染厂中最好、最有技术含量的一个部门。其间,他经常跟着师傅们利用休息时间到民间收集各类蓝印花布。这时候收集的许多明清时物件后来都成了他博物馆里的宝贝,而在当时却仅仅是为搜集各类纹样,以便设计出更好看的蓝印花布。

 

 

那时候日本人大量在我们南通的启东定购蓝印花布,所以需要年轻人能够做一个学徒,能够接好班。日本人要新的蓝印花布,新的花形,那我们不会怎么办?我们就到乡下去搜集古旧的蓝印花布,然后从上面描下来的花纹,然后再组合成新的纹样,给日本客商订货。在上世纪四五十年代,随着外来化学染料的进入,蓝印花布逐渐淡出人们的生活。到了90年代,蓝印花布已经很少出现在人们的日常生活中。吴元新决定辞去艺术研究所的工作,在南通老家,专心做蓝印花布的设计和印染。

 

 

实际上那时候我一辞职,我们街坊邻居、研究所的人说,吴元新疯了,他还敢辞职,辞职以后干什么,做蓝印花布,蓝印花布能有饭吃吗?他们都说我爸疯了,叫我爸爸“蓝痴”。同学也笑话我。尽管如此,在父母和爱人的支持下,吴元新始终坚定自己的想法。1997年,文峰公园内一个偏僻的院落里挂上了“南通蓝印花布艺术馆”的牌子。在一间简陋的印染作坊里,“蓝痴”吴元新开始了他的“蓝白梦”。

 

 

做蓝印花布微薄的收入使得吴元新一度撑不起家里的吃穿用度。“当时也想过转向人人艳羡的广告行业,但真正付诸实践之后,心里空落落的。”吴元新说,几经辗转,白天在外面跑业务,晚上埋头做设计,渐渐把博物馆做得有声有色。

 

当时要开这个蓝印花布馆很难,大家都反对,说你要开这个馆还不如开个工艺美术馆,蓝印花布销不出去,你可以刺绣,销刺绣,刺绣销不出去,你可以销剪纸,剪纸销不出去可以销其它的一些工艺品。但是我就坚定要开蓝印花布馆,所以那时候我爱人从刺绣专业也改行了,跟我做蓝印花布,我父母都从启东老家过来支持我。

 

女儿理解了父亲

像许许多多文艺作品里描写的那样,女儿大学毕业要留在大城市,传统的家族事业面临后继无人的危机。吴元新并没有为难女儿,而是带着女儿去拜访了几位老朋友。没想到,这几次的拜访却让女儿吴灵姝触动很大。我父亲带我去拜访了冯骥才、张仃。其实,对我来讲,父亲在我心中就是一个做布的,而这些老师在我心中都是很伟大的人物。然后到了张仃先生家里以后,就看到他穿的衣服就是我们蓝色土布的衣服。

 

 

张仃先生也讲过一句话,我宁可欣赏一块蓝印花布,也不喜欢团龙五彩锦缎,因为蓝印花布有一种清新之气,自由之气,欣欣向荣之气,蓝印花布是一个好东西,是一个我们中国传统的手工艺,你父亲已经做了那么好,以后你一定要好好地把它传承下去。前辈们的话,打动了吴灵姝,她向父亲提出,回来可以,但是她要设计全新的蓝印花布纹样。着急把女儿“骗回来”的吴元新只好答应,但也提了一个要求:你可以做你想要的东西,只要你卖得掉。

 

 

回到家乡的吴灵姝决心用自己的眼光重新设计蓝印花布。父女俩常常吵得不可开交。吴灵姝将蓝印花布的设计纹样运用到丝巾和绸缎背面上,并提出了浅蓝扎染的新理念。不仅打破了蓝印花布厚重的棉布质地,也带给了蓝印花布新的面貌。

 

 

2017年3月,由吴灵姝设计的蓝印花布女装登上国际时装周,大胆的设计,冰裂纹的扎染,广受年轻人喜爱。

 

 

我也没搞明白,怎么她设计的东西受欢迎。一卖卖得很好,我也落伍了,还是年轻人设计贴近生活,传承还是靠年轻人。对着镜头,两代蓝印花布的传承人依旧拌着嘴。吴灵姝调侃起父亲从来没有夸奖过自己,“从来都是还行,凑合。”而吴元新则回一句“我不夸奖你,也不是那个意思。”像所有不善于表达的父亲一样,吴元新从没跟女儿说过自己很感谢她。“要不是她回来,继续做蓝印花布,我们真是要断层了。”

 

 

不仅女儿从北京回来传承蓝印花布,女婿也改了行。吴元新不无骄傲地告诉记者,“我女婿原来学的金融专业,在浦发银行的,也改行做了我的蓝印花布的学徒、传承人。”现在的吴元新家里,他的母亲、女儿、女婿、小孙女都在做蓝印花布,这让他倍感欣慰。“我真的觉得我们四代染布匠在一起很幸福。”

 

吴元新的两个小孙女的名字中都有个“染”字,这也寄予了他对后辈的殷切期望。女儿吴灵姝回忆起孩子刚开始学说话的时候,“当她说出蓝印花布这四个字的时候,我的心里好感动,眼泪都要出来了。”吴灵姝让孩子再说一遍,回头看到父亲吴元新的脸上乐开了花,“真的是笑得合不拢嘴了。”在那一刻,女儿才真正地理解了父亲对传承的坚持,和那份沉甸甸的希望。

工艺中国

您手机和iPad里的工艺美术情报站

扫一扫,把“工艺中国”装进口袋
即时资讯,尽在掌握
(责任编辑: 蔡庸 )
免责声明:
1、凡本网注明"来源:工艺中国"的所有作品,版权均属于工艺中国,转载请必须注明来源工艺中国。违反者本网将追究相关法律责任。
2、本网转载并注明自其它来源的作品,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或证实其内容的真实性,不承担此类作品侵权行为的直接责任及连带责任。其他媒体、网站或个人从本网转载时,必须保留本网注明的作品来源,并自负版权等法律责任。
3、如涉及作品内容、版权等问题,请在作品发表之日起一周内与本网联系,否则视为放弃相关权利。
今日推荐
阅读排行
视频新闻
 浙公网安备33010602000862号
地址:浙江省杭州市拱墅区莫干山路972号北部软件园泰嘉园A座405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