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心幽雅 —吕品田谈邱春林的文人青花艺术

2017-12-20 09:06:13 来源:中国艺术研究院工艺美术研究所
摘要: 中国古代历史上的文人画家,多是业余性质的,对其画品画格的评价也往往高于以技谋生的画匠。

【工艺中国 人物专访】中国古代历史上的文人画家,多是业余性质的,对其画品画格的评价也往往高于以技谋生的画匠。这是因为中华人文传统对艺术创造向来有高度的素养要求,以为“游戏”笔墨是综合反映人文才情的超越性精神活动。现代化转型的近百年来,尽管艺术职业化趋势越来越明显,技术至上倾向也越来越突出,但艺术主流及其核心精神并没有偏离中华人文传统,依然植根于深厚的人文基础。这在那些为世人瞩目的艺术巨匠身上,表现得最充分不过了。对有志者来说,即便当代社会趋重分工,若想取得骄人的艺术成就,相应的人文学养功夫仍然是必要的。

春林青年时期偏爱人文,兴趣广泛地转换诸多学科领域,表现出良好的治学悟性。从厦门大学到南京艺术学院再到清华大学美术学院,他的科班学习经历和成长过程同步于改革开放的进程。这期间他潜心书斋,未被经济大潮所裹挟而偏离求学问道的正途。他受晚明实学和萨特入世思想的影响,渴望以学术积极干预社会,希望自己有所作为。来到中国艺术研究院工作后,他凭借在文艺理论、美术史论、设计艺术史论方面打下的深厚基础,很快在工艺美术这个最接地气的传统美术领域扎下了学术之根,担任了工艺美术研究所所长,并以自己的才智积极投身于国家非物质文化遗产保护事业,践行学以致用的治学理想。

不焦不躁,静心沉潜,耐得寂寞,是为学事艺的致远之道。入了中年,春林更为沉静稳健。他一边治学,一边创作,画起了国画,做起了陶瓷,逐渐展拓自己的事业格局。最近看到他拿来的作品图片,包括国画和青花瓷创作,都出手不凡,让我颇为惊讶。

像国画创作一样,他的青花瓷沿用了山水题材。在我看来,他的瓷上山水和纸上山水既有传统作风的笔致,又有写生应景的新意,格调古雅而清新,没有沾染市井的俗气。“课虚无以责有,叩寂寞而求音”(陆机《文赋》)。从国画到青花瓷,山水形象之所以能从他笔下滂沛而出,其中既有造型训练和生活体验的基础,更有综合人文学养的支持。他的创作实践比较符合传统作风要求,具有文人艺术气息。

在春林心目中,“山水”是一条通道,它既关系着自己的学术理想,又关系着自己的人格理想。借助这一艺术通道,他可以深入中华传统文化最优美的境界,并在其中结交隔世的师友同道。他深感这个艺术天地没有现实的“山头”或门派,而只有精神相通、呼吸相感的审美知音,以至乐于沉浸其中。

“甘受和,白受采。”(《礼记·礼器》)素白的基底好做彩绘的文章。如同宣纸,素白的白瓷质地是青花彩绘显现青花之美的材料基础。然而,在素坯上绘彩与在宣纸上着墨并不因为同样的素白而可以等同对待。如今有些画家直以瓷坯瓷胎为画纸而不加瓷道瓷艺方面的琢磨,以至虽有图形绘迹之彰却乏瓷风瓷韵之美。春林努力以自己的实践反拨他所不屑的这般作风。他的青花山水既有切合纸素卷面的笔墨意味,又有遵循青花料性、体贴瓷坯器表的施绘讲究。他把纸上画作所重视的笔墨规范、章法布局和意境营造,转换为契合陶瓷工艺语言的相应处理,以至将绘画样式和陶瓷品性自然交融,形成一个有机的整体。

回顾历史,元代、明代永宣、清代康熙的青花,可谓青花瓷发展史上的几个高峰,在发色、彩绘方面各有风格特色。从早先采用勾线加细笔填绘(搨笔)到成化和康熙青花转用勾线加汾水的方法之变,既有关系不同青花料的工艺原因,又有在传承中以借鉴文人画、加强绘画性的开新求变的审美诉求。从工到写,从匠到文,从纹饰到绘画,不断丰富青花对生活题材和笔墨情趣的表现力,是青花艺术发展的大体走势。在春林看来,参与青花瓷创作并影响青花艺术发展大势的文人,因为没有商品生产的压力,以至创作的自由性能够得到更高程度的发挥。而且,他们能够自觉秉承精英文化传统,以学养促艺术,注重笔墨形式的精神蕴含,从而将主流价值取向和高雅的品格趣味注入陶瓷工艺。春林注意到,这种大势通过王步(“珠三八友”之一)有意识的强化性实践,形成了取向清晰的“文人青花”传统,只是后来者多局限于技法上的模仿,而没有将该传统作进一步的推进。基于对青花瓷发展历史的了解,以及对现实问题和应有取向的学术判断,春林对自己的青花瓷创作实践和艺术价值追求十分有数。他希望坚守青花艺术的文人传统,努力发扬文人作风以弥补工匠创作上的不足。

从创作实践和作品面貌来看,春林既重视青花瓷的工匠传统,讲求对陶瓷工艺法度和青花语言特性的遵循;又推崇王步所开创的“文人青花”传统,注重笔墨形式的精神蕴含和对生活情趣的表现,努力营造切合青花表现形式的审美境象。可以说,他的青花瓷艺术透着一种幽雅的文心。

比之于以往,今天这个时代的陶瓷艺术在风格形式上呈现出极大的多样性。或古典或时尚,或华贵或雅致,或工谨或粗犷,或质朴或瑰丽,当代陶瓷艺术以百般样态编织着创作上的繁荣之景。然而,繁荣的表象之下,也存在着太多的追逐功利的浮华与浮躁。这是需要正视的现实问题。放眼未来,社会审美风尚当应收敛以至拒绝粗鄙的物欲张扬,转而倾重雍容闲静的人文诉求,扬厉质朴单纯、沉静蕴藉、闲适雅致的审美趣味和艺术品格。由此来看,春林青花瓷艺术所折射的创作状态和审美取向,当合乎人们对审美风尚流变的期待,也切合青花艺术发展的历史走势。也由此可期他在发扬光大“文人青花”传统方面取得更大成就。

吕品田(中国艺术研究院常务副院长、研究生院院长、博导)


《青花大镶器 江山多胜游之一》  作者:邱春林 


《青花大镶器 江山多胜游之二》  作者:邱春林 


《青花大镶器 江山多胜游之三》  作者:邱春林 


《青花大镶器 江山多胜游之四》  作者:邱春林

工艺中国

您手机和iPad里的工艺美术情报站

扫一扫,把“工艺中国”装进口袋
即时资讯,尽在掌握
(责任编辑: 汪王璐 )
免责声明:
1、凡本网注明"来源:工艺中国"的所有作品,版权均属于工艺中国,转载请必须注明来源工艺中国。违反者本网将追究相关法律责任。
2、本网转载并注明自其它来源的作品,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或证实其内容的真实性,不承担此类作品侵权行为的直接责任及连带责任。其他媒体、网站或个人从本网转载时,必须保留本网注明的作品来源,并自负版权等法律责任。
3、如涉及作品内容、版权等问题,请在作品发表之日起一周内与本网联系,否则视为放弃相关权利。
 浙公网安备33010602000862号
地址:浙江省杭州市拱墅区莫干山路972号北部软件园泰嘉园A座405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