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春珂:危及大象生存的不是牙雕, 而是非法偷猎者

2017-12-19 09:13:45 来源:博观天下
摘要: 燕京八绝,即玉雕、景泰蓝、牙雕、雕漆、金漆镶嵌、花丝镶嵌、宫毯、京绣八大工艺门类,它们充分汲取了各地民间工艺的精华,在清代均开创了中华传统工艺新的高峰,并逐渐形成了“京作”特色的宫廷艺术。


【工艺中国 人物专访】燕京八绝,即玉雕、景泰蓝、牙雕、雕漆、金漆镶嵌、花丝镶嵌、宫毯、京绣八大工艺门类,它们充分汲取了各地民间工艺的精华,在清代均开创了中华传统工艺新的高峰,并逐渐形成了“京作”特色的宫廷艺术。 时至今日,“燕京八绝”不仅指八种工艺门类,也是一个饱蕴中华民族特色的文化符号。近几年,在北京国际人才交流协会的主办下,在各地政府及相关单位的鼎力支持下,“燕京八绝”宫廷艺术品展览已经圆满举办了数次,社会反响极好,行业内外赞誉一片。近期,博观将陆续采访“燕京八绝”每个艺术门类领域的大师级艺术家,为大家再现“八绝”的历史沿革、传承现状以及艺术魅力。


牙雕篇

中国的象牙雕刻历史最早可以追溯至新石器时代,考古发现周口店的山顶洞人就以象牙雕刻作装饰品而随葬了。因为象牙材质异常珍贵,象牙雕刻艺术自诞生起,就与皇家结下了不解之缘。辽、金、元、明、清历代帝王都把象牙作为皇家珍品来看待。早期的象牙艺术品主要是笏板、镇纸或是妇女饰品,造型品种比较单一,工艺也谈不上精美。进入清代后,由于受到皇家的喜爱和重视,象牙雕刻发展至顶峰,陆续形成了广州、苏州、北京等中心生产地。


李春珂

中国工艺美术大师

象牙雕刻非遗传承人

享受北京市政府特殊津贴中国艺术研究院

北京服装学院

北京城市学院研究生导师


英国BBC记者问我“为什么象牙非要雕,不雕不也挺好的吗?”我反问他,大英博物馆里为什么收藏着我们明代、清代的象牙雕作品,你们怎么不摆两根没雕过的象牙呢?雕过的象牙就是人类的文明印记、艺术瑰宝啊!

在采访正式开始之前,李春珂告诉笔者,近期已经有六个国家的媒体记者先后采访过他。李老笑着说“八国联军都快来齐了”。谈到这些记者的采访内容,李老直言这些外媒记者都很关注牙雕今后的去路,他们的态度大都客观、真诚,只是英国记者让他有点不快。面对英国记者不太友好的问题,他毫不客气地反驳。



不幸的幸存者牙雕是世界文化遗产

不要把它看成仅仅是中国的

“象牙雕刻是人类最古老的艺术之一”刚进入正题,李老就异常认真地告诉我们。他从书架上拿出一本《大英博物馆世界简史》,给我们看一张照片——大英博物馆现存年代最为久远的藏品《游泳的驯鹿》,用猛犸象象牙雕刻制成,距今约一万三千年。


《游泳的驯鹿》


从这件藏品我们可以得知,人类很早就开始选用坚硬的象牙制成雕刻品。事实上,猛犸象灭绝之后,其他种类的象牙依然是雕刻家喜爱的材料,迄今世界范围内发现的大量象牙雕刻艺术品文物足以证明这点。纵观人类艺术史,非洲、欧亚大陆上多个国家都有象牙雕刻的历史。然而令人叹惋的是,象牙雕刻这一世界性的古老技艺,至今仅在中国和日本余存。

建国后,作为传统国粹之一,牙雕曾受到高度重视,政府扶持成立了北京象牙雕刻厂。1964年,15岁的李春珂进入北京象牙雕刻厂,他亲身经历了上世纪六七十年代牙雕的辉煌。

在那个时期,国家的外汇收入很大部分来源于工艺美术制品,创汇占比高达70%到80%。而其中贡献最大的是并称为“四大名旦”的牙雕、玉雕、雕漆和景泰蓝。

北京象牙雕刻厂是当之无愧的创汇大户,老牙雕人都自豪的说“一个牙雕厂顶半个首钢”。除了创汇,北京牙雕厂还制作了多件国礼——赠给斯大林的《北海全景》、送给朝鲜金日成的《万景台》,还有送给联合国的《成昆铁路》……谈到牙雕厂制作的国礼,李老如数家珍。回忆起那个为国争光的年代,他的脸上满是骄傲。然而到1989年,牙雕的春天结束了,就此进入漫长寒冬。当年10月,第七届《国际濒危野生动植物贸易协议》缔约国大会开会决定:禁止国际间的象牙进出口贸易,以拯救非洲大象。中国是通过决议的成员国之一,主动遵守决议,于1990年初停止进口象牙。 

这对北京牙雕厂是极大的冲击,对牙雕行业则是致命的打击。没有原料供应,厂里全靠库存的原料维持生产,效益可想而知。没有收入,厂里很多技师都转行,也招不到年轻人加入。几代牙雕人辛苦传承下的技术面临着无人为继的困境。这一禁就是二十年,部分牙雕技艺就成了绝响。1994年,牙雕大师杨士俊故去,他最拿手的花卉部分就此失传。

相较于前辈,李春珂算是幸运的。在这段特殊时期,厂里一直保证他创作的原料,他的创作生涯得以继续。李老坚持不懈地创作,熬过了禁限的二十年,在2010年前后还如愿招到了学艺的学生。眼看一切都朝着好的方向发展,然而到2016年12月30日,国务院的一纸通知又让他和整个牙雕行业陷入了前途未卜的境地。



如果这一次再长时间禁限,牙雕行业就更艰难了。我岁数大了,不能再做二十年了。二十年后,再要恢复象牙雕刻就更困难了。李老一再强调:“牙雕是世界文化遗产,不要把它看成仅仅是中国的。”如果牙雕在他这一代人手上就此失传,不仅是国家的损失,也是全人类的损失。相较于业内困境,更让李老难过的是大众和舆论对牙雕的误解。

牙雕用到的象牙一部分是猛犸象牙,主要从俄罗斯进口。猛犸象牙属于古化石,不会伤害到现存的大象。比较受争议的是我们用的非洲象象牙。首先,国家进口这些象牙是联合国批准的合法贸易。其次我们用的都是自然死亡的大象的象牙,每一根象牙都有联合国动物保护组织配备的大象死亡证明。用这些象牙做成的牙雕作品,每一件都有自己的“身份证”,会详细标明所用象牙的信息。每一次运输都需要报备、过关口也都会检查象牙的来源和相关信息。实际上,我们看到的牙雕作品都是合法的、无害的。李老告诉我们,全国现存的牙雕厂家十分有限。即便把这些厂家所用到的象牙量全部加起来,也比自然死亡大象产生的象牙量要少得多。 


牙雕创作并不存在象牙供不应求的情况

危及大象生存的不是牙雕

而是那些非法偷猎者

只要严格控制好象牙来源

传承牙雕和大象保护并不冲突

李老认为禁限象牙并不是最好的解决方法。出产象牙的国家也有合法销售象牙的需求,我们国家完全可以联合动物保护组织、出产象牙的相关国家等多方力量,严格、规范地管控象牙来源,惩打偷猎行为。只要用的象牙是合法合规的,做牙雕就是在为人类文化做贡献,是没有任何问题的。


争分夺秒的“抢救性”传承

一个行业的消失就是一种文化的消亡

国务院通知下达已近一年,近期会出台更为细则的公文。李老一直在等相关方的通知,也密切关注着文化局和行业协会的动态。这一年,他工作室的工作还算照常进行,因为用到的象牙都是提前批下的老料。等这些料都用完之后呢,只剩半个月就到新年了,明年还能不能继续做象牙,他很担心。受大环境影响,近几年来已经有不少年轻一代的牙雕人选择了转行离开。

据说,明年可能会出台关于使用猛犸象牙雕刻的规定。李老已经在积极准备着明年的猛犸象牙创作。他认真地向我们解释猛犸象牙一直不被看好,并不是它不够好,而是做的人太少了。大家对它的评价自然就不高。李老笑着说,珠海地区有不少人在做猛犸象牙,他明年也要好好做猛犸象牙,做出一批作品来。

从事牙雕54年,李春珂是技艺高妙的“中国工艺美术大师”。同时,他也是国家级非物质文化遗产项目象牙雕刻传承人,肩负着牙雕这一行业的传承重任。李春珂有个人工作室,工作室里有三位二十余岁的学生,跟了他六七年。李老直言如果自己不做了,接班的就是他们三个,中间是断代的。李老评价他们很有文化,手艺也好,但火候还不够。如果自己现在就不做、不教了,实在难以安心。

这些年来,李老一直响应国家号召,积极参与行业教育工作。除了教自己工作室里的学生,他还在中国艺术研究院、北京服装学院、轻工技师学院担任教职。他上课鼓励学生给他录像,因为一些关于基础问题的解答,留下影像资料供大家学习是最好的办法。这样也能省下更多时间让他投入创作。

当下牙雕人能做的还有文物修复工作。博物馆方面也找过李老修复文物,他直言自己这代人还能修,因为他们上手的象牙多,了解象牙,但下一代人就很难说了。象牙修复的技巧需要上手实践,很难用理论生搬硬套。李老担忧的是猛犸象牙用完之后,以后的人可能象牙都摸不到,要怎么去修呢,很可能谁也修不了了。这也是整个牙雕行业必须去面对、思考和解决的难题。


工艺中国

您手机和iPad里的工艺美术情报站

扫一扫,把“工艺中国”装进口袋
即时资讯,尽在掌握
(责任编辑: 汪王璐 )
免责声明:
1、凡本网注明"来源:工艺中国"的所有作品,版权均属于工艺中国,转载请必须注明来源工艺中国。违反者本网将追究相关法律责任。
2、本网转载并注明自其它来源的作品,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或证实其内容的真实性,不承担此类作品侵权行为的直接责任及连带责任。其他媒体、网站或个人从本网转载时,必须保留本网注明的作品来源,并自负版权等法律责任。
3、如涉及作品内容、版权等问题,请在作品发表之日起一周内与本网联系,否则视为放弃相关权利。
 浙公网安备33010602000862号
地址:浙江省杭州市拱墅区莫干山路972号北部软件园泰嘉园A座405
返回顶部